fbpx 每月约一人丧生 拼车司机外卖员吁手机软件公司提供更多保护Documented
 

每月约一人丧生 拼车司机外卖员吁手机软件公司提供更多保护

工友及亲属悼念在工作中丧生的12名拼车司机及手机软件订餐外卖员,呼吁加强对工人的保护

37岁的赵坤英最后一次见到丈夫严志文是在4月30日晚间6点半左右,当时严志文从两人经营的位于森林小丘的洗衣店接妻子下班回家后,马不停蹄地跨上电单车,继续为长城饭店递送外卖。45岁的严志文在这家位于皇后大道的中餐厅工作已有超过15年的时间。

3小时后,严志文在距离长城饭店约半英里的路口等红灯时,不幸遭枪击身亡。

在4月30日至5月6日一周的时间里,纽约市已有两名外卖员在送餐途中丧生,严志文就是其中之一。在外卖和拼车行业,每月约有一人丧生。此外,“工人正义计划”(Workers’ Justice Progect)及“康奈尔大学行业及劳工关系学院工人学会”(The Worker Institute of Cornell University’s ILR School)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54%的受访者称自己有过电单车被偷的经历,3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曾在抢劫中被袭击。

图为去年丧生的外卖员及手机软件平台司机。点击此处查看互动地图

“外卖工作蛮危险。”赵坤英说,丈夫严志文至少被抢劫过两次,还有好几辆电单车被偷走。

包括严志文在内的死伤案件引发了许多在疫情中失去工作转行为手机软件平台送外卖或成为拼车司机的的工人的担忧。他们在接受Documented采访时表示,自己从事的工作充满危险,而一旦类似的悲剧发生,像优步、Lyft及DoorDash这样的手机软件平台公司对于工人的保护及补偿微不足道。

赵坤英说,严志文生前工作起来如同“拼命三郎”,他每天大约工作15个小时,为UberEats,长城饭店和自家的洗衣店递送外卖或衣物。“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勤奋。他努力工作就是为了给小孩子赚够学费。”赵坤英说。

在皇后区居民的帮助下,赵坤英在众筹网站gofundme设立了一个筹款页面,筹集用于严志文葬礼的费用。另一个筹款页面则是热心人士为严志文一家开设,希望能帮助这个家庭渡过难关,这两个账号目前分别都筹集到超过30万美元的捐款。帮助赵坤英设立筹款页面的皇后区社区人士陈海灵和陈熠表示,严志文去世后留下了三个分别为2岁、14岁和15岁的未成年的子女, “这些捐款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负责工人保护相关法律执法的纽约市消费者及工人保护局的数据显示,目前该市有约6万5千名为手机软件平台公司工作的外卖员。“送餐工人国际联盟”(International Alliance of Delivery Workers)主席聂大川说,由于为手机软件平台公司工作的工人属于独立合同工,他们无法获得联邦劳工法所规定的针对公司雇员的赔偿。包括“送餐工人国际联盟“在内的9个组织结成了“手机软件平台工人正义联盟”(Justice for App Workers),为纽约超过10万名拼车司机和外卖员维护权益。

社区人士陈熠为赵坤英翻译国会议员孟昭文办公室提供的帮助及信息。许可摄

聂大川表示,纽约州设立的黑车基金(Black Car Fund)保护纽约州约租车司机( for-hire driver),“黑车”指包括Lyft、Uber、Via以及业内更为传统的私人运营车辆。如果发生死亡之类的悲剧,该基金将为司机的家人提供最高达到5万元的一次性赔偿,帮助他们渡过难关。聂大川指出,“如果有意外发生,通常手机软件叫车平台的司机可以从黑车基金获得赔偿,但UberEats的送餐司机不在该基金覆盖范围内。”

曾从事优步司机工作6年的陈海灵接受Documented采访时表示,他曾经帮助过一位在工作时去世的优步司机的遗孀和孩子申请赔偿。他指出,根据纽约州工人赔偿法,除了一次性支付5万元赔偿外,黑车基金还为该家庭提供高达1万2500元的葬礼费用,而那位不幸丧生的优步司机的遗孀在再婚前,还有资格每周领取相当于该司机生前平均薪水三分之二的偿付。

养家糊口和人身安全的两难困境

去年4月,出生于布鲁克林的34岁的优步及Lyft司机约翰逊(Darrel Johnson,音译)接到一个前往康尼岛接客人的订单。自2016年成为拼车司机以来,约翰逊经常会前往康尼岛接送客人。那天当约翰逊抵达康尼岛接客的地点后,迎来了7位乘客。根据优步XL型车的规定,约翰逊的SUV最多只能乘坐6名乘客,约翰逊只好告诉客人他无法为他们提供服务。

其中一名乘客听后立刻走向约翰逊,掏出一把枪指着他的胸口要求约翰逊必须让他们上车。约翰逊说,当时他恳求他们放他一条生路,他告诉那伙人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还等他回家。那名乘客奚落了约翰逊一番,最后放他走了。约翰逊回忆那一幕时说,“我从没想过这份工作会这么危险。”

拥有两个学士学位的约翰逊被拼车司机工作的灵活性吸引,本打算暂时干一段时间。但由于在其他行业求职碰壁,他以独立合同工的身份做拼车司机,一干就是6年。2020年4月,受新冠疫情的影响,约翰逊有4个月没有出门工作。看着自己的积蓄一点点消耗殆尽,约翰逊又开始了拼车司机的老本行。

在遭遇康尼岛枪下惊魂五个月后,约翰逊再一次遇到了7名乘客想要一同乘车的情况。他说,那一次其中一名乘客不仅辱骂他,还拿起酒往他脸上和车里泼。

约翰逊说,如果他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去世或被谋杀,他的家人将面临沉重的经济负担,“你知道一场葬礼要花多少钱吗?”他说。约翰逊为此购买了人寿保险,一旦发生意外,他的家人能获得一些经济上的支持。他说,自己曾向优步和纽约市警察局报告上述两宗事件,但并没有相关涉案人士被逮捕。

纽约市出租司机工会UTANY的成员杰尔曼(Hector German)表示,他所在的组织每周至少会接到6宗和袭击有关的投诉,其中许多司机被抢走随身财物。

“手机软件平台通过注册奖励来吸引纽约人加入拼车行业并完全控制了这一产业,而现在入行的纽约人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工作,他们甚至在65岁以后还要继续工作。”杰尔曼说。

司机及外卖员缺乏相应保护

对于罪案的恐惧和人身安全的担忧在手机软件平台工人中蔓延。聂大川说,在一些由华人外卖员或手机软件平台司机组成的微信群里,群友们会分享有关罪案的实时信息,并密切关注Citizen手机软件上的动态,这款软件会根据用户所处的位置实时发送安全警告。

聂大川指出,不少司机还会刻意避免前往“一些危险的社区”。

图为12名在工作中丧生的拼车软件平台工人的肖像. Rommel H. Ojeda摄

在5月10日于Inwood Hill公园举行的一场悼念在工作中丧生的手机软件平台工人的活动上,12幅逝者的肖像被摆放在“安息之树”前。包括多位权益人士、受害者家属及朋友在内的参与者呼吁进一步加强对外卖员的保护及对司机的安全保障。

“手机软件平台工人正义”敦促改善手机软件内的警报系统,以便罪案受害人能够直接与警方联系,并要求手机软件平台为工人及家属提供经济补偿。该联盟发言人在谈及相关保护措施时表示,“针对司机和外卖员的暴力仍在攀升,这十分可怕。手机软件平台公司和我们的市级、州级官员应当采取措施解决这一安全危机,避免悲剧重演。”

包括约翰逊在内的工人还要求手机软件平台公司禁止客人使用假名因为这会令一些涉案人难以被追踪,并确保所有车辆均安装行车摄像头。

手机送餐平台DoorDash发言人在回应Documented的媒体质询时表示,“DoorDash为所有送餐员提供免费工伤保险,他们会被自动纳入保险覆盖范围。虽然恶劣的案件极为少见,我们仍会继续努力以更好地保护和支持纽约市的DoorDash送餐员。”此外,该发言人还指出,“DoorDash对任何形式的骚扰和歧视零容忍,我们非常认真地对待每一单投诉。任何被发现违反我们严格规定的人将被立即移除出我们的平台。“DoorDash称,该公司一周7天全天运营的信任及安全团队将对所有投诉进行彻底调查。

Documented还获悉,拼车软件Lyft的安全团队会与司机及其家人合作,为他们提供包括经济支持等在内的所需的援助,具体情况视个案而定。

截至发稿前,优步尚未回复Documented的媒体质询。

SEE MORE STORIES
Early Arrival Newsletter
Receive a roundup of all immigration news, and the latest policy news, in New York, nationwide, and from Washington, in your inbox 3x per week.
info@documentedny.com
pitches@documented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