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纽约市打击非法轻便摩托车 送餐工人称遭不公平针对 - DocumentedDocumented
 

纽约市打击非法轻便摩托车 送餐工人称遭不公平针对

民选官员承诺寻求轻便摩托车遭警方扣押问题解决办法

当 24 岁的庞泽(Emanuel Ponze,音译)在6 月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醒来时,他心情愉快。前一晚,他和他的兄弟和一些朋友一起看电影、喝啤酒,这是他在为 DoorDash 每周工作 50 到 60 小时后难得的休闲时光。当庞泽离开他兄弟在布朗士的公寓准备回到妻子身边时,他发现他的轻便摩托车不见了。

像大多数外卖员一样,庞泽担心他的轻便摩托车有一天可能会被盗,所以他在摩托车上安装了一个 GPS 追踪器。按照追踪器的提示,庞泽找到了当地的纽约市警第41分局。但前台沙展告诉他,他的轻便摩托车没有按要求注册,因此是非法的,已被警方没收,他没可能拿回这辆车。

“我说,好吧,但你不给我收据吗?如果不是因为 GPS,我根本不会知道我的摩托车在哪里,”他说。

庞泽的经历绝非个案。送餐工人说,纽约市警一直在不公平地针对他们,没收他们的轻便摩托车,不给他们任何能最终取回车辆的途径。一些轻便摩托车是在半夜或送餐员送餐途中被没收的。对于送餐员的担忧,一些纽约立法者希望改变这种状况。

庞泽用来追踪轻便摩托车手机软件的截图,他最终发现车在当地警局。

6 月,纽约市长亚当斯和纽约警察局宣布了 2022 年夏季摩托车计划,该计划旨在打击时常出现在纽约市街头的非法轻便摩托车和越野型沙滩车(ATV)。为了庆祝这项行动,亚当斯兴致勃勃地观看了布鲁克林的一个码头上推土机碾压被没收车辆的场面。然而,许多不知道他们的轻便摩托车不合法的送餐员表示,他们在这场打击行动成为被针对的目标。

根据纽约市法律,所有轻便摩托车都需要驾驶执照才能操作,并且必须在机动车辆管理局 (DMV,简称“车管所”) 注册,只有电动自行车才能在没有驾驶执照的情况下合法驾驶。问题在于,许多送餐员不知道驾驶轻便摩托车必须要有驾照,因为许多销售电动自行车的商店也出售以汽油为燃料的轻便摩托车,并且消费者购买时不需要出示驾照证明。

许多人选择购买汽油为燃料的轻便摩托车而不是电动自行车,因为人们普遍担心电动自行车锂电池的安全性。很多火灾与这种电池爆炸相关,纽约市消防局报告称,该局已经调查了近 70 起与电动自行车电池相关的火灾。

即使送餐员知道驾驶未经登记的轻便摩托车是违法的,对于许多无证工人来说,获得驾驶执照可能是一件难事。尽管无证移民现在可以在纽约州获得驾照,但申请过程并非都一帆风顺,因为许多无证移民很难获得办理驾照所需的所有必要文件。

Documented 采访的几名送餐工人表示,自己或认识的人中均遇到过轻便摩托车被没收的情况。送餐员用来分享信息的社交媒体群里到处都是寻求帮助的帖子和显示警察没收轻便摩托车的视频。在他们的轻便摩托车被没收之前,他们均未收到过关于可能触犯相关法律的警告。

该项打击行动让纽约市五区的送餐员提心吊胆。

在东哈林区的奥尔蒂斯(Ortiz)殡仪馆,送餐工人领导的互助组织纽约市送餐运动(NYC Food Delivery Movement)的成员们为卡斯蒂罗(Tiburcio Castillo,音译)举办了葬礼。卡斯蒂罗是上周遇难的四名送餐工人之一 。纽约市送餐运动主席兼联合创始人、送餐员索兰 (Sergio Solan,音译) 表示,对非法轻便摩托车的打击行动给送餐员这份已经很危险的职业增加了更多压力。索兰说,纽约市警每天都在没收送餐员的轻便摩托车,迫使许多人转行,但他看到越野型沙滩车骑手却在激增。

纽约市公益维护官办公室对针对送餐工人的不公平的打击行动进行了谴责,并呼吁市长采取以宣导为主的方法。

“送餐员依赖骑车送餐来支付租金、购买食物和养家糊口。在没收更多车辆之前,我们需要开展多语公共宣导活动来向人们介绍轻便摩托车需要在车管所注册的规定,并给出予一段宽限期。” 主管环境正义和基础设施的副公益维护官侯赛因(Kashif Hussain,音译) 说。

当巴赞(Alejandro Bazen,音译) 在曼哈顿第 80 街和公园大道上被一群警察拦住时,他正骑着未注册的轻便摩托车在送餐。 他从街上被押走,他的车被放在同天被没收的一长排轻便摩托车旁。 不谙英语的巴赞对此感到一头雾水。

“我不知道这是非法的。他们用英语向我解释,但没有人提供翻译。 我知道他们说的大概意思,但并不完全理解。”他说。

图中巴赞的轻型摩托车正被警方没收。

警方给巴赞开了 7 张交通罚单,罚金从 98 元到 183 元不等,他的轻便摩托车被没收,而警方没有出具任何文件。他被迫将运送的食物退回餐厅,然后坐地铁回到布朗士的家中。警察告诉巴赞,如果他在车管所登记他的车辆,他就可以取回车。然而,当他去车管所时,车管所人员告诉他,他买车时获得的相关文件是无效的。由于无力负担一辆新的轻便摩托车,巴赞用朋友的信用卡花了 2000 元又买了一辆轻便摩托车,他现在仍在还款。现在,他担心自己挣不到足够的钱来养活妻子和孩子。

“他们这样做会让我全家饿肚子。”巴赞说。

手机平台送餐员组织 Los Deliveristas Unidos的成员、来自皇后区的送餐员索利斯 (Antonio Solis) 说,自 6 月以来,已有 30 多名工人称自己的轻便摩托车被警方没收,其中许多是在半夜或等红灯时被没收的。索利斯表示,他知道的许多案例中,被没收的轻便摩托车是合法的。

即使司机有车辆登记的文件,“[纽约市警] 还是会将轻便摩托车放在卡车上收走。”他说。

工人正义项目主任瓜耳帕( Ligia Guallpa,音译) 也发现他们的成员中因轻便摩托车被警方没收而求助的人显著增加。

“有些轻便摩托车不应该出现在街上,我知道警方一直盯着它们。但警方打击那些轻便摩托车时,有时分不清哪些车是非法的,哪些是合法的,于是就把这些车一网打尽。”她说。

造成困惑的原因还在于,许多送货员不知道轻便摩托车是非法的,因为它们经常与电动自行车一起在全市范围内出售。

纽约州2020年通过了参议员拉莫斯 (Jessica Ramos,音译) 提出的将电动自行车合法化的法案,这条新案中的一项内容就是要求纽约市就什么车合法什么车不合法向大众进行宣导。然而,鉴于最近的打击行动,拉莫斯的沟通总监奥恩 (Astrid Aune,音译) 表示,纽约市在没有充分进行公共宣导的情况下对送货工人进行了不公平的处罚。

巴赞用来追踪他的轻型摩托车的手机软件截图显示,他的车被拖去了市长亚当斯举办推土机碾压非法摩托车的记者会的那个码头。

“纽约市有责任进行一些公共宣导,以确保其得到妥善实施。在对于规章的公众教育很缺乏的情况下一味没收车辆,就显得有点以惩罚为目的了。这可是人们赖以生存的工具啊。”她说。

市议员马泰(Christopher Marte,音译)对此表示赞成,他承诺将研究可能的立法解决方案,不会过度惩罚可能不了解法律或因移民身份而难以遵守法律的送货工人。

“这令人沮丧,因为我知道有人可能会因为缺乏宣导或警告并以为他们没有违法而失去唯一的收入来源,我能做的就是看看我们是否可以提出的法案来帮助这些工人,比如要求经销商必须在人们购买轻便摩托车之前明确告知他们的权利。”他说。

纽约市警和市长办公室都没有回应本文的质询。交通局发言人文森特·巴罗内 (Vincent Barone,音译)说:“我们正在与纽约市警和劳工联盟密切合作,以确保执法重点是出售这些非法轻便摩托车的商家而不是试图赚取生活费的送餐工人。”我们也提醒这次打击行动中的其他市府部门合作伙伴,在纽约出售这些轻便摩托车是违法的。”

庞泽在观看有关市长亚当斯兴高采烈地铲压轻便摩托车和越野型沙滩车的视频时,对市长的措辞感到不安。

“他们展示了他们从工人那里拿走的轻便摩托车,并说这是犯罪分子的,但其中大多数是来自送餐工人的。”他说。

在轻便摩托车被没收近一个月后,庞泽仍然没有收到来自警方的任何消息。他时常查看他的 GPS,发现车仍然停在第 41 分局。庞泽已经准备好接受他无法再骑轻便摩托车的事实,但他希望警方能把车还给他,这样他至少能挽回一点损失。

“好吧,这是非法的,但把它还给我,这样我就可以把它卖给能够使用它的人。”他说。

与此同时,庞泽一直在不断寻找新工作,但目前尚未有任何下文。

“现在没有人在招聘。这是一件很难的事。”

SEE MORE STORIES
Early Arrival Newsletter
Receive a roundup of all immigration news, and the latest policy news, in New York, nationwide, and from Washington, in your inbox 3x per week.
info@documentedny.com
pitches@documentedny.com
[class^="wpforms-"]
[class^="wpforms-"]
[class^="wpforms-"]
[class^="wpfo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