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物价飞涨社区食品分发站不足 纽约移民温饱需求面临挑战 - Documented

物价飞涨社区食品分发站不足 纽约移民温饱需求面临挑战

在当前物价不断上涨的情况下,移民社区对于免费食品的需求持续增加,而与此同时,一些社区运营的食品分发站(food pantry)的关闭为移民们获得免费食物又增添了一重挑战

April Xu
AND Rommel H. Ojeda

May 06, 2022

Over 500 people attended CPC Brooklyn food pantry event on April 1st–– the demand for food far exceeds supply capacity . Photo credit: CPC Brooklyn Community Services

40岁的瓜德罗普依靠她每周从位于布鲁克林家附近的Cristiana Luz del Mundo教堂领取的水果、奶制品和早餐燕麦勉强度日。在疫情期间,她失去了家庭清洁工的工作,不得不频繁光顾食品分发站,好让自己2岁和17岁的孩子不至于饿肚子。

但Cristiana Luz del Mundo教堂在2021年秋天停止了食品分发,从那以后,对瓜德罗普来说,在家附近找到可以领取食物的地方成了难事。“我觉得很难过,不是为了我自己,我已经活了一辈子,我是为了我的孩子们。”瓜德罗普接受Documented网站的采访时说。

像瓜德罗普一样,许多长者和低收入移民在疫情期间通过食品分发站获得免费食物。然而,由于缺乏经费和志愿者 再加上食品价格上涨,全市许多食品分发站都已经停止运营。食品分发站的关闭让居民们获得食物变得更加困难,而对食物的大量需求又给附近仍在运营的食品分发站增添了压力。

瓜德罗普19年前从墨西哥来到美国,她说她过去一直以来都能自力更生,养活自己和她的家庭。但这一情况在2020年春天发生了转变,雇主解雇了工作超过6年的她,瓜德罗普不得不通过削减水电费以省下钱购买生活必需品。

“我拖欠房租。我试着不去用太多热水,甚至在家用冷水洗衣服,这样我们可以省下钱来买吃的。”瓜德罗普说。她过去常去的教堂总是人满为患,但通常一般等不到20分钟就可以拿到食物。Documented的记者联系瓜德罗普曾去的教堂,对方证实他们停止了在布鲁克林的食品分发活动,但继续在皇后区分发食品。

瓜德罗普试着前往为日落公园的墨西哥裔和其他拉美裔提供帮助的非盈利组织Mixteca领取食物,她需要搭乘25分钟的巴士才能到达Mixteca。不过,瓜德罗普发现在Mixteca也很难获得食物,因为该组织通常在每周四下午发放食物,而周四是她从事家庭清洁工作的日子,“所以我们只能不断地寻找可以领取食物的地方,”瓜德罗普含着眼泪说。

一些依赖地方组织和邻里拨款和捐款的食品分发站也正在陆续停止运营。纽约市政府的“紧急粮食援助计划”为500个食品分发站和慈善厨房(soup kitchen)提供资金,但上述机构并不在这份名单上。

等待领取食物的人在UA3下东城的食品分发站前排起长队。图片来源:UA3

阿斯托利亚食品分发站(Astoria Food Pantry)在没有获得市府“紧急粮食援助计划“经费支持的情况下已经运营了两年。该机构组织者费尔曼表示,他们在近几个月前来领取食物的人中看到不少新面孔,这些人告诉费尔曼他们曾去的食品分发站有的关闭了,有的提供的食物较以往有所减少。

”我们每周一发放200到250袋食物…过去两个月里,我们发现食物比以往大约提前一个小时就发放完了。我们一般在周一早上8点开门,一直开到中午11点或12点。而现在大概10点、11点就关门了。”费尔曼告诉Documented的记者。

由地方组织UA3在华埠运营的食品分发站也面临类似的情况。该机构在近期发现前来领取食物的居民数量有所增加。UA3的执行总监乐启光表示,对食品的需求“在过去两个月增加了约10%”,在2022年1月到2022年3月间从2000袋增至大约2200袋。

曾经在疫情中活跃的食品分发站遭遇关闭

UA3和阿斯托利亚食品分发站一样,也认为前来领取食物的人数量增加的原因是周围的一些食品分发站去年关闭了。“通货膨胀导致食品价格上涨,政府的规定又导致许多移民无法获得如’粮食券’这样的援助或其他支持和服务。除此之外,许多地方的食品分发站正在关闭。”乐启光补充说。

纽约市民热线311接到的咨询电话数据也与食品需求上涨相呼应,不少市民拨打热线询问他们可以去哪里获得免费食物。在2022年第一季度,该类询问电话数量较去年同期翻了一番。

华人策划会布鲁克林分会运营的食品分发站每月为布鲁克林800到1000个家庭提供服务。该机构4月1日在日落公园举办的食品分发活动吸引了超过500人参加,而该机构当天只能提供300袋食物。

华策会布鲁克林分会主任梅兆波表示,食品无保障问题在疫情期间一直存在,“这个问题还没有结束。还有很多人没有恢复工作,工资和生活成本之间存在着巨大差距。”

妇女福祉中心去年发布的有关食品无保障问题的一份报告显示,疫情加剧了少数族裔社区的粮食安全问题。该报告指出,非公民尤其是那些没有移民身份的人,因其收入有限而面临更高的粮食安全风险。

Documented网站也注意到,在我们的WhatsApp社区中,有关去哪里获得以及如何获得食物援助的询问也有所增加。

40岁的杰拉尔多住皇后区木边,在2020年6月至2021年7月间他经常前往一家食品分发站。在他作为建筑垃圾清理工的工时开始恢复后,他不再去食品分发站。然而,当一些亲戚因失业而暂住他家后,杰拉尔多又开始每周前往食品分发站,为家人们领取食物。

“如果我有像疫情前一样的稳定薪水,我应该没问题。但现在工作和以前不一样,所以我不得不尽可能地省钱。”他解释道。和2020年的时候一样,杰拉尔多说他需要等上两个小时才能领到食物,而这份食物足够他支撑一周。

缺乏经费及通货膨胀

显利街社区中心社区响应队项目经理蒙塔內斯运营着由纽约长老会医院资助的下东城流动市场食品分发站。该项目为下东城200个家庭送食物到府。蒙塔內斯表示,社区对食物的需求超过了该项目服务200个家庭的能力上限,所以他不得不创建一个等待名单。

Cabrini在门上张贴海报,告知社区居民它将于4月19日搬迁至华盛顿高地。许可摄

”我不想告诉我的客户坏消息,说因为没有人退出食品分发项目,所以我现在不能把你加入进来。但我告诉他们,如果一天下来我们还有多余的食物,你可以来我们的站点碰碰运气,”蒙塔內斯说,他因此为项目创建了等待名单。

除了供给的削减,食物价格短期内大幅飙升也增加了食品分发站面临的压力。费尔曼说,近期袭来的禽流感导致鸡蛋价格上涨,鸡蛋是他们发放给阿斯托利亚居民的食品袋中的重要食品。

“当食品成本整体上升时,我们食品袋的尺寸在缩小。就好像一年前,我们的食品袋比现在重,里面有更多的水果和蔬菜,比如过去有5个苹果,现在里面只有两三个。”费尔曼解释道,他还指出牛奶的价格从过去的1元涨到了1.6元。

阿斯托利亚食品分发站不是唯一一家需要应对物价上涨的机构。格兰街公会项目经理Jeffrey Chen在4月初接受Documented访问时表示,该公会的食品分发项目向超过300户家庭每户发放价值80到100元的食品袋,里面有新鲜的蔬菜、水果、牛奶和肉类。“上个月,装有15盒、每盒12只鸡蛋的整箱鸡蛋价格是27元,这个月涨到了87元!”Jeffrey Chen说,如果物价继续维持高位,他们可能将无法继续发放鸡蛋。

April Xu

April Xu is an award-winning bilingual journalist with over 9 years of experience covering the Chinese community in New York City.

@KEXU3

Rommel H. Ojeda

Rommel is a bilingual journalist and filmmaker based in NYC. He is the community correspondent for Documented. His work focuses on immigration, and issues affecting the Latinx communities in New York.

@cestrommel

SEE MORE STORIES

SOCIAL MEDIA
CONTACT

PO Box 924
New York, NY 10272

General Inquiries:
info@documentedny.com
+1 (917) 409-6022
Sales Inquiries:
Documented Advertising Solutions
+1 (917) 409-6022
Pitches & Story Ideas:
pitches@documented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