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后疫情时代唐人街走向何方?新生代领袖如是说 - Documented - Documented

后疫情时代唐人街走向何方?新生代领袖如是说

疫情与不断上涨的成本迫使许多商家和居民离开唐人街,但也为塑造社区的未来带来了新能量。

April Xu

May 22, 2023

Chrystie Street in Chinatown. In the wake of a grueling three-year battle against the pandemic, including the closure of many long-standing stores and restaurants, Chinatown is in a period of transition. Photo: Rommel H. Ojeda for Documented

Read in English: The New Generation of Chinatown Leaders on the Neighborhood’s Future

走在唐人街,你很难忽视这里发生的变化。

在伊丽莎白街,一家高档餐厅即将在曾经是唐人街标志性的最大的餐厅金丰大酒楼的原址开业。距离这里几步之遥,路人可以透过围栏凝视在新冠疫情伊始被一场无情大火烧毁的社区历史性建筑茂比利街70号的遗迹。拐过街角,巴士打街上挖掘机的隆隆声提醒着人们纽约市正在推进的用区内监狱取代雷克岛监狱的计划

在过去三年与疫情进行的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唐人街许多老牌店铺和餐馆关张,这个社区正经历着转变。一波新的商家和组织应运而生来应对社区面临的迫切需要解决的需求和挑战。 Documented采访了三位充满活力的新兴唐人街组织的负责人,他们见证了唐人街的转型:心目华埠(Think!Chinatown)总监邝海英(Yin Kong)、坚尼路以南居民联盟(Neighbors United Below Canal)的共同创办人李卓勋(Jan Lee)以及 欢迎来华埠(Welcome to Chinatown)的共同创办人李佩欣(Victoria Lee)。 他们对唐人街的认识与展望揭示了重塑美国最古老的华人社区之一的潜在蓝图。

生存:人助自助者

在心目华埠位于派克街1号的工作室里,邝海英坐在一张传统中式方桌前,轻呷一口花茶,终于在忙碌的一天即将结束时得享片刻宁静。 她身后的深红色墙上是工作室最新的摄影展,记录了从历史悠久的小商家的果敢到居民重获公共空间的乐趣等唐人街的重要时刻。

在疫情期间,成立于 2017 年、总部位于曼哈顿的跨世代非营利组织心目华埠与唐人街商业改进区共同进行了商业区需求评估研究。 该研究发现,社区空间有限、店面空置率高以及主要的交通连贯性障碍是阻碍唐人街发展的众多挑战中的一部分。调查受访者还强调,他们希望有更多文化节目和活动可以提振社区、改善公共领域并吸引更多人流到唐人街。邝海英解释说:“我觉得如果人们不经常来唐人街,他们会希望有一个理由让他们来到这里,一些促使他们来唐人街的契机。”

心目华埠与亚洲人平等会等社区合作伙伴一起,创办并组织了几场大型文化活动,展示唐人街的核心精神和自豪感,为人气不高的地区或空置店面注入新的活力和吸引力。科西广场(Forsyth Plaza)是许多唐人街居民从街头商贩处购买价廉物美的生鲜的地方,在过去,该地区晚上灯光不足令街头显得缺乏吸引力或不太安全。该组织在此举办的夏季夜市活动改善了科西广场的夜间照明,吸引了数百名游客到访。

心目华埠总监邝海英。许可摄

心目华埠的工作室所在地曾经是一个热闹的酒吧,邝海英说,该工作室今年将进行翻新,预计在年底成为一个开放的艺术空间,在未来几年还将举办展览、工作坊和中餐烹饪课。此外,它将作为一个公共空间,致力于在社区内培养意识、进行教育和宣导。

“唐人街的韧性和快速从疫情中恢复的能力让人惊叹。大家对这个社区有如此多的依恋和热爱。”邝海英在接受 Documented采访时说。她表示,疫情期间,除了大量关心唐人街的个人和组织为唐人街捐款外,她还注意到社区活动者之间也变得更加团结,许多致力于保护和赋权唐人街的社区组织在疫情期间也开始涌现。

“我认为我们这一代人的自主权越来越大。”邝海英说。她认为,唐人街的生存取决于社区在倡导资源公平和有效进行社区参与方面的能力。

邝海英说,与早期华人移民所处的时代相比,华人社区的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过去,由于语言、文化障碍和《排华法案》形成的更为排外的历史背景,华人社区主要依赖少数几个在社区事务中代表主导地位的知名华人组织来发声。而今天的华人社区展示了更加多样化的声音和观点,现在,越来越多的华人在市府机构中担任有影响力的职位并努力工作,致力于带来积极的变化。 “这让我充满希望。”邝海英说。

邝海英说,在后疫情时代,唐人街最大的挑战是缺乏社区空间。 “我真的希望我们不是少数几个发起相关活动或展览的机构。我希望有更多深切关心唐人街的组织、艺术家和民众,来到唐人街,为唐人街做一些事。”

挣扎:大型监狱和困扰社区的顽疾

邝海英的观点与李卓勋对唐人街未来的担忧有不谋而合之处。 “你让我们怎么庆祝 [亚太裔传统月]? 我们都没有庆祝的空间。” 李卓勋在勿街的丝路网咖接受Documented采访提及正在进行的区内监狱计划时说。

在前纽约市长白思豪2017年宣布在唐人街建造一座350呎高的区内监狱的方案后,与唐人街有着深厚连结的第三代居民李卓勋与他人共同创立了社区组织坚尼路以南居民联盟,强烈反对这一计划。纽约市为了关闭臭名昭著的雷克岛监狱并修复许多人认为是失败的拘禁政策采取了多项措施,在唐人街修建监狱是相关举措的一部分。

覆盖55个街区的唐人街是纽约市人口最稠密的社区之一,人口密度达到每平方英里约7万9400人,几乎是纽约市平均水平的三倍。 长期以来,社区空间稀缺一直是困扰唐人街的一大难题,影响到土地和资源利用、住房的可负担性,并加剧了贵族化的问题。

坚尼路以南居民联盟成立于2018年,一直积极倡导保存和保护唐人街的特性,并对建造监狱表示担忧。李卓勋和许多唐人街居民认为市府提出的新监狱计划对社区构成威胁,而该计划是社区未充分参与和市府决策过程缺乏透明度的产物。

坚尼路以南居民联盟共同创办人李卓勋。许可摄

李卓勋表示,纽约市在当地居民的抗议下于今年 4 月底暂停了拆除曼哈顿拘留所的工作。他说:“对我来说,大型监狱绝对不在唐人街未来的图景中, 我想尽我所能地阻止他们建造大型监狱。”

李卓勋说,唐人街正在努力应对过去多场灾难所带来的“后遗症”,例如 9/11 事件的重创和摧毁性的大火。重建茂比利街70 号和重新开放柏路(Park Row,这条连接曼哈顿下城和唐人街的重要道路因9/11 事件关闭至今)是社区更迫切的需求,而新监狱则被认为是社区最不想要的结果。

李卓勋说,在疫情期间,唐人街的食品安全和心理健康问题等先前存在的挑战变得更加严峻。 此外,反亚裔仇恨犯罪的增加在社区内造成了恐惧和不安全感,令一些民众因出于对公共安全的担忧而减少外出就医。 坚尼路以南居民联盟及纽约大学朗格尼医院的一项研究称,建造新监狱会扰乱当地商业,包括在为社区提供可负担食物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街头小贩,从而加剧现有问题。 此外,施工可能还存在可行性风险并对老年人的健康产生不利影响,例如增加空气和噪音污染。

李卓勋还对唐人街的衰落表示深切关注,而这种情况并非纽约市独有,蒙特利尔、多伦多和温哥华的其他唐人街也有同样的情况。李卓勋表示,这种现象并非因为这些社区缺乏创业精神、知识或商业头脑。 相反,它是政府体系中根深蒂固的系统性种族主义的结果,导致唐人街华人最终搬离家园。

与此同时,李卓勋指出,地方政府缺乏包括减税在内的充分激励措施,这对华人和其他少数族裔业主保护和维持他们的房产构成了重大障碍,他认为这是“另一种形式的排华”。

李卓勋回忆起他的祖父在排华法案时期历尽千辛来到美国的历程。 尽管因为无证移民身份而两次被遣返,他的祖父在不懈的坚持下,第三次以合法途径进入美国。最终,李卓勋的祖父在曼哈顿唐人街购置了一处房产,他的家族努力维护和保留这座建筑,将它“作为一种表明你已经战胜了针对你的种族的法律的象征和对(这种法律)的蔑视。”

虽然充满着种种担忧,李卓勋仍看到了一丝希望:年轻一代利用社交媒体来提高公众对唐人街面临的挑战的认识。 他指出,当年轻人了解到唐人街的具体问题需求或问题时,他们可以迅速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进行分享,让这些议题“传到唐人街的墙外”。

可持续:保存及重构

在Instagram上拥有超过4万6000名粉丝的欢迎来华埠,在包括Z世代(指在1995-2009年出生的年轻人)在内的年轻一代中有着大量拥趸,确立了其唐人街网络大使的地位。

坐在唐人街韩式咖啡店Round K By Sol的后院,该组织的创始人之一李佩欣回忆了这个年轻组织的发展历程。 作为一项设立于2020年3月的草根倡议,在疫情与仇外情绪蔓延的充满挑战的时期,欢迎来华埠最初侧重于为唐人街商家筹款并提高他们的网络知名度。在欢迎来华埠的长寿基金(Longevity Fund)的帮助下,Round K By Sol成为多个在疫情中幸存下来的商家之一。李佩欣说,截至2023年,作为小企业救济基金的长寿基金已经发放了近 80 笔款项,总额达51万5000 美元。

李佩欣表示,该组织此后进一步拓展了提供持续性支持的举措,旨在确保曼哈顿唐人街和小企业的长期经济活力。

共同创办人李佩欣。许可摄

李佩欣说,在疫情期间,唐人街遭受的影响比纽约其他地区要严重,而且现在仍在承受着后续影响。 根据欢迎来华埠2022年发布的唐人街影响研究,唐人街店家超过15%的客人是来自曼哈顿下城的上班族。 她强调,不断变化的上班文化和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家工作将对社区产生重大影响,尤其是考虑到唐人街商家严重依赖附近的上班族。李佩欣说: “这会影响很多商家,因为当我们想到唐人街的访客时,不仅有来自州外或国外的游客,而且还有很多附近上班的人士,尤其是那些在金融区或附近的政府办公室上班的人。”

与此同时,唐人街正随着其人口的老龄化而老去。 李佩欣解释说:“许多商家或店主都在老去,他们没有能够或愿意接手经营企业的下一代亲属。” 她也强调了解决唐人街老店继承问题,以及在引进新商家和减轻其带来的贵族化影响之间寻求平衡的重要性。

“当我思考唐人街的未来时,我认为能看到越来越多的世代能够以自己的方式体验唐人街这一点很重要。”李佩欣说。她指出,许多于疫情期间在唐人街开设新店的年轻人启发了她,“他们试图采用新旧结合的方式,他们正试图给传统的食物带来一些属于自己的变化, 我认为这对我来说真的很有趣且鼓舞人心。” 

目前,欢迎来华埠正在为启动其小企业创新中心进行筹款,该中心可能会为唐人街面临的挑战带来解决方案。李佩欣表示,该中心将创造一个空间,让企业主和创业者可以聚集在一起,获取资源并感受到力量。该中心还希望引入多元化的合作伙伴,他们可以通过协作和创新为社区的发展做出贡献。

李佩欣说:“我们必须接受唐人街终将改变,所以我希望它在改变的同时能保持对历史的尊重和对之前成就了它的所有居民的勇气和坚韧的尊重。”

April Xu

April Xu is an award-winning bilingual journalist with over 9 years of experience covering the Chinese community in New York City.

@KEXU3

SEE MORE STORIES

SOCIAL MEDIA
CONTACT

PO Box 924
New York, NY 10272

General Inquiries:
info@documentedny.com
+1 (917) 409-6022
Sales Inquiries:
Documented Advertising Solutions
+1 (917) 409-6022
Pitches & Story Ideas:
pitches@documented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