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纽约市庇护所争议日趋激烈 数民代社区人士批评市府选址缺乏沟通 - Documented - Documented
 

纽约市庇护所争议日趋激烈 数民代社区人士批评市府选址缺乏沟通

亚当斯说:“(移民)议题将摧毁纽约市。我们即将失去这座我们曾经熟悉的城市。”

纽约市长亚当斯(Eric Adams)周三在上西区社区市政厅会议中发表的讲话令市政界人士震惊不已。谈及大量来到纽约的寻求庇护者,亚当斯称:“该议题将摧毁纽约市。我们即将失去这座我们曾经熟悉的城市。”

他的言论立刻遭到了不少民众的抨击,但同时也收获了一些赞扬。纽约市的进步人士谴责他的言论并指责他煽动反移民情绪,而通常反对亚当斯的保守派政客则赞扬他的言论。

代表皇后区东北部第19区的共和党市议员帕拉迪诺(Vickie Paladino,音译)说,她会见了亚当斯市长并向他表示感谢,称他们似乎在有关寻求庇护者的“许多关键点”上达成一致。帕拉迪诺在推特上写道:“我很高兴他理解我认为我们所面临的问题的严重性——我们的城市将完全失去我们曾熟知的样子。”

一些联邦议员也对亚当斯表示赞许。众议院议长、加利福尼亚州共和党人麦卡锡(Kevin McCarthy,音译)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亚当斯市长是正确的。”

然而,进步人士驳斥了亚当斯政府对来到纽约的寻求庇护者的描述,并警告称其言论十分鲁莽。可能将在2025年与亚当斯竞争市长职位、现代表皇后区第13参议院选区的纽约州参议员拉莫斯(Jessica Ramos,音译)说,暗示移民正在摧毁这座城市是“失败主义和具有侮辱性的”。

“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而且会增加仇外和反移民的言论,”她补充道。

亚当斯在市政厅会议上表示,目前来到纽约的约11万移民将会影响各项市政服务。他还重申了他此前经常提及的观点:联邦政府没有给纽约市提供所需的支持。

但在过去的数月中,亚当斯已经在纽约多个场合多次发表类似的言论。早在今年 4 月,亚当斯在非裔美国市长协会(African American Mayors Association)的一次会议上就表示,移民危机正在摧毁纽约。今年夏天,针对移民收容所的抗议活动开始在纽约各区升级。

几周前,数百名民众在布鲁克林东南部的弗洛伊德·贝内特球场(Floyd Bennett Field)示威,抵制可能在此新建的移民中心。一位洛克威(Rockaway)居民在接受Spectrum News NY1采访时说:“坐公共汽车、坐飞机去另一个国家吧,他们(移民)正在毁掉我们。”

8月初,日落公园的居民和民选官员举行了集会,反对将公园娱乐中心的一部分用作庇护所。参与组织这次集会的第43区共和党市议员候选人谭莹莹在接受Documented采访时说:“没有居民真正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

8月中旬,政府在皇后区的克里德莫尔精神病中心(Creedmoor Psychiatric Center)开设一个能容纳1000个床位的帐篷庇护所,针对该庇护所的抗议活动频繁。在一次抗议中,十余人被捕。示威现场,居民们举着写有“美国人优先于移民(Americans over migrants)”和“我们的孩子应有一所安全的学校(our children deserve a safe school)”的标语牌。

在史坦顿岛阿罗查尔(Arrochar)的前圣约翰庄园学院(St. John Villa Academy)外,居民们数晚举行集会,反对在该地建设的可容纳约300人的临时庇护所。旧校舍旁的居民院子里竖起了一条自制的蓝色大横幅,上面写着:“NO F%*KIN WAY!(没门!)”

在最近的一个周二傍晚,约20名抗议者聚集在一起反对在这个前身为学校的所在地设立收容所,有时这一活动吸引数百明抗议者到场。56 岁的洛佩兹(A. Lopez,音译)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住在离庇护所步行10分钟的地方。她说,她很担心对于这些移民的审查程序,不理解为什么要把他们安置在中间只隔着一道栅栏的一所女子学校的对面。出于对相关言论可能会影响工作的担忧,她拒绝透露自己的全名。她说,政府“从来不会告诉你一切。他们只告诉你一部分信息,好跟你说‘我们告诉过你’,但其实并没有真正告诉你”。

洛佩兹还认为移民被安置在条件较差的地方,这是对他们的剥削。她说:“这对他们不公平,对作为纳税人的我们不公平,对作为父母的我们也不公平。”

在接下来的那周举办的另一次游行集会中,不时能看到移民快速进出位于前圣约翰庄园学院庇护所的身影,而越来越多的示威者则聚集在街区外的路上。一些抗议者手持美国国旗,聚集在警察为阻止他们进入学校设置的路障附近搭建的篷子周围。一名男子通过扩音器向移民们大喊:“这里不安全。他们在出卖你们的孩子。”移民们走入庇护所时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

尽管一些纽约市市民和民选官员声称对这些寻求庇护者缺乏审查,美国国土安全部指出,在南部边境被捕的移民都要接受各种背景调查。国土安全部还称,边境巡逻人员会对移民进行身体搜查,记录他们的生物特征信息,并检查他们的犯罪记录、逮捕令及移民史等。移民问题专家指出,目前抵达纽约的大多数移民都是合法入境的,他们已向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报告,并被安排了报到日期。

在日落公园娱乐中心接受Documented采访的移民表示,他们大多数情况下受到了纽约人的欢迎,但有时候他们也会感受到一些对于他们来到纽约市的敌意。

来自危地马拉的卡萨诺瓦(Angelo Casanova,音译)和来自哥伦比亚的乌尔塔多(Alvaro Hurtado,音译)已在该娱乐中心住了约两周。他们说,他们每天都会出去找工作,去餐馆、超市和洗车店询问是否有工作。但他们在找工作时受到的待遇并不是很友好。35岁的乌尔塔多说,大多数情况下,商家都不理他们,但没有人对他们出言不逊。他说:“他们(商家)会看我们一眼,然后让我们干站在那里。你可以听到他们说西班牙语,但他们告诉你他们不会说西班牙语。”

卡萨诺瓦说他遇到过纽约人对他说,他们这些移民会收到政府福利和补助,但其他当地居民却被抛在后面。他说:“他们当面这么对我说的。”

29岁的卡萨诺瓦记得有一次他在曼哈顿街头询问一个人知不知道哪里能找到工作,“那个人说他不知道,而且就算他知道也不会告诉我。”卡萨诺瓦说,那个路人是用西语跟他讲的这番话,“他看起来充满敌意和愤怒,但这是为什么呢?”不过卡萨诺瓦没把路人的话放在心上,而是一笑置之。

有些纽约居民接受Documented采访时称,他们希望自己对当地设施和空间的使用有更多的发言权。纽约同源会(Chinese American Citizens Alliance of Greater New York)会长黄友兴(Phil Wong)说,克里德莫尔精神病中心周围的居民对在该处设庇护所产生了很多“怨恨”,因为街对面就有一所学校和一个公园。他说,政府“没有告诉居民发生了什么”。

近期,多名民选官员在向亚当斯政府施压,要求市政府在庇护所安置问题上多与地方政府沟通。皇后区区长理查兹(Donovan Richards Jr.,音译)在接受Documented采访时表示,皇后区希望能更多参与规划过程。

他说:“在这些设施投入使用之前,(市政府)并没有就其选址和我们进行很多沟通。在规划过程中,市政府似乎也并没有真正有意愿确保通知到像我这样的社区利益攸关方”。

SEE MORE STORIES
Early Arrival Newsletter
Receive a roundup of all immigration news, and the latest policy news, in New York, nationwide, and from Washington, in your inbox 3x per week.
info@documentedny.com
Documented Advertising
Solutions
pitches@documented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