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为何FBI突袭亚当斯华人要员住所及新世界商场?8个问题让你了解亚当斯“筹款门”的来龙去脉 - Documented

为何FBI突袭亚当斯华人要员住所及新世界商场?8个问题让你了解亚当斯“筹款门”的来龙去脉

一篇文章总结有关联邦调查局对纽约市长亚当斯竞选活动的调查以及我们之前相关报道的主要发现

April Xu

Mar 01, 2024

City Hall Asian Affairs advisor Winnie Greco speaks with Mayor Eric Adams at a community event in Flushing, May 31, 2023. Photo: Ben Fractenberg/THE CITY

纽约市长亚当斯(Eric Adams)和他的竞选团队正在接受联邦调查局(FBI)的一项与腐败有关的调查,联邦探员去年曾没收了亚当斯的电话以及从一位主要筹款人家中带走了相关文件。调查涉及违反竞选财务规定的”幽灵捐款”(俗称“凑人头”) 的行为,纽约移民记事网(Documented)和THE CITY在一系列文章中对此进行了报道。

昨日(29日),联邦调查局突然搜查了亚当斯亚裔事务主任郑祺蓉位于布朗士的两处住所以及曾为亚当斯进行过筹款活动的法拉盛新世界商场。本文对有关”幽灵捐款”(、联邦调查局对亚当斯竞选活动的调查、联邦调查局对亚当斯亚裔事务主任郑祺蓉(Winnie Greco)家的突击搜查以及我们之前报道的重要发现进行梳理,一篇文章让您看懂亚当斯“筹款门”的来龙去脉。

什么是”幽灵捐款”?

“幽灵捐款 “是一个术语,指某人代表他人或实体向政治竞选或组织捐款,意图规避捐款的法律限制或隐瞒资金的真实来源。

根据纽约市竞选财务委员会的规定,对所有竞选活动进行的捐款都有数额限制,无论相关候选人是否加入公共匹配资金项目。对竞选市长、公益维护官或主计长并参加公共匹配资金项目的候选人的个人捐款上限为2100美元。但通过采用“幽灵捐款”的方法,如果一个人已经为某个参与2025年市长竞选的候选人捐赠了2100美元,那么他可能会向朋友、家人或雇员提供额外的资金,然后让这些人再将这些资金捐赠给候选人。

相关阅读:唐人街地产交易背后错综复杂的政治关系网

幽灵捐款合法吗?

这种做法在包括纽约市在内的许多地区都是非法的,因为它破坏了政治募款的透明度和问责制。

2022年,THE CITY首次曝光纽约州副州长本杰明(Brian Benjamin,音译)因涉嫌幽灵捐款而被指控贿赂和欺诈,本杰明因此下台。2013年,纽约市竞选财务委员会对市长候选人刘醇逸(John Liu,现任纽约州参议员)处以超过2.6万美元的罚款,原因是他违反了与禁止幽灵捐款相关的竞选财务规定。这一丑闻导致他的一名助手和一名主要筹款人入狱。

如今,亚当斯的竞选团队也因同样的原因受到调查。联邦调查局目前正在调查亚当斯2021年市长竞选活动是否与布鲁克林的一家建筑公司KSK Construction Group和土耳其政府合作,通过幽灵捐款将外国资金注入竞选活动。此外,纽约移民记事网(Documented)、THE CITY和《卫报》还发现了多个涉及与亚当斯2021年和2025年市长竞选有关的幽灵捐款者及为他们提供资金的华人社区的人士。

什么是8比1的公共匹配资金计划?有人钻空子吗?

小额公共匹配资金计划帮助候选人依靠纽约市居民而非特殊利益集团为其竞选活动提供资金。这项自愿性计划为纽约市居民的小额捐款提供配比资金,允许参与计划的候选人从每位符合条件的捐款人的捐款中获得最高达2000美元的公共配比资金。该计划让纽约市居民有更多的发言权,让更多的候选人参与竞选,让选民在投票时有更多的选择。

相关阅读:纽约市长亚当斯“捐款门”再生疑云:有人称捐款后获报销,有人称被冒捐

根据该计划,符合条件的候选人如果从小额捐赠者处募集到一定数额的资金,政府将按照预先确定的8比1的比例为候选人提供匹配资金,从而使每笔捐款的价值成倍增长。例如,在2021年的选举中,一位纽约市居民向一位参与计划的候选人捐款10美元,最终可能为候选人带来总共90美元的款项。

想要钻8比1匹配资金计划空子的手段多种多样,竞选活动可以通过欺诈或非法捐款获得公共基金,如幽灵捐款和虚假报告。例如,竞选活动可能会利用幽灵捐赠者获得非法捐款,然后再以此获得政府提供的匹配资金。

亚当斯竞选活动涉及哪些争议?

曼哈顿地区检察官起诉了亚当斯2021年竞选活动中涉及的一个筹款组织,该组织已有两人认罪,这也是联邦调查局正在进行的调查的一部分,调查对象是这些组织是否被用于掩盖来自土耳其政府的非法捐款。

去年8月,THE CITY和纽约移民记事网(Documented)报道了亚当斯竞选团队为申请公共匹配资金而提交的其他可疑捐款。亚当斯的2021年市长竞选活动共收到两组捐款,涉及至少127人,总额至少3万9938美元。其中之一包括纽约市一家华人经营的家电连锁店 “纽约家电”(AC & Appliances Center)的员工和相关人员提供的大量捐款,这些捐款大多于2019年10月捐出。

另请阅读: 亚当斯之子与怡东商场接盘方有关联,市长称不知情

另一组捐款分别来自法拉盛购物中心 “新世界商场”(The New World Mall)和亚裔超市连锁店 “新世界超市(Jmart)”的员工,根据资料,他们在2021年4月至8月期间为亚当斯捐款。支出记录显示,亚当斯在整个竞选过程中,为在商场顶层的君豪大酒楼举行的有数百名支持者参加的八次筹款活动支付了5万零93美元。一位在皇后区法拉盛新世界商场工作的低薪华人女工说,2021年夏天,她的老板让她带支票簿上班。她回忆说,第二天,她被告知要在一张249美元的支票上签字,但她并不知道这张支票是为当时的市长候选人亚当斯的竞选活动准备的。后来,她老板认识的一个陌生人用现金还给了她249元,使她的这笔 “捐款 “成为非法捐款。

郑祺蓉是谁?还有谁参与其中?

去年10月,纽约移民记事网(Documented)揭露了市长特别顾问兼亚裔事务主任郑祺蓉与纽约纽约中华总商会会长李国威(Wade Li)之间的许多联系,中华总商会与唐人街标志性建筑怡东商场重建项目有诸多关联。怡东商场此前经历易手,但前经营者和租户对目前持有租约的开发商百老汇东集团(Broadway East Group)作为新领导层产生了疑问。去年3月,李国威与市长之子科尔曼(Jordan Coleman,音译)和郑祺蓉一起在旧金山出席了由李氏敦宗总公所主办的活动。,郑祺蓉在活动上代表亚当斯办公室向李氏敦宗总公所颁发了嘉奖状。6月8日,李国威在其位于曼哈顿唐人街的餐厅为亚当斯举办筹款活动后不久,纽约市行政服务局就批准了将租约转给百老汇东集团的决定。据THE CITY报道,6月8日当天,64名捐赠者为亚当斯的竞选活动捐赠了10万8808美元,其中许多人捐赠了2098美元。

去年11月,亚当斯的头号竞选筹款人、唐人街开发商的前说客萨格斯(Brianna Suggs,音译)的家被联邦调查局突击搜查,这也是相关腐败调查的一部分。同月,THE CITY报道市调查局开始调查亚当斯亚裔事务主任郑祺蓉,有人指控她利用在亚当斯政府的职位以权谋私。

今年二月,纽约移民记事网(Documented)、THE CITY和《卫报》的联合调查发现了亚当斯竞选筹款非法行为的新证据,此类行为也是执法部门对亚当斯竞选捐款的调查焦点。三位参与亚当斯2025 年竞选连任筹款活动的捐款人在接受采访时,讲述了酒店和建筑公司的高管如何为他们报销捐款(其中两人表示当事人是他们的配偶),他们总计为亚当斯捐了超过1万美元,而报销捐款这一行为违反了州法律。

相关阅读:亚当斯“捐款门”再曝非法行为 数名华人捐款者称私下获千元报销

其中三笔捐款与皇后区新鲜草原一家酒店的华人老板胡玮弘及丈夫戈小庄有关,而亚当斯的亚裔事务主任郑祺蓉在2022年末至2023年初曾在该酒店居住了数月,当时该酒店正按照与市政府签署的分包合同用作出狱人员的庇护所。

另一名亚当斯的捐款人邱桑尼(Sunny Yau,音译)是布朗士一家供暖和空调公司的员工,他说他和妻子去年5月每人为亚当斯捐了2098美元,这些钱最后都由他的”老板 “报销。邱桑尼拒绝透露其老板的姓名,但州记录显示,这家名为SB暖通空调服务公司(SB HVAC Services Corp.)的小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是一位名叫邱虹(Hung Yau,音译)的皇后区女商人,她也向亚当斯捐了款。

萨格斯是谁?

25 岁的萨格斯是亚当斯市长的头号竞选筹款人,也是怡东商场前运营商的说客。她最初是亚当斯担任布鲁克林区长时办公室的实习生,后来转到市长连任团队中担任职务,薪资根据佣金结算。在2022年2月至2023年11月期间收入为 27万9836 美元。

相关阅读:FBI查亚当斯筹款要员,曾涉怡东商场项目 

在她任职期间,萨格斯成功地为亚当斯2021年的市长竞选筹集了1840万美元,并为他2025年的连任竞选筹集了超过270万美元。萨格斯还是一名说客,在纽约州游说披露数据中,她唯一的客户是东百老汇商场有限公司(East Broadway Mall Inc)。2022年,萨格斯代表东百老汇商场有限公司游说亚当斯政府,协助其与市府进行续约,而萨格斯同时也为亚当斯的竞选筹款,这引发了有关其职业道德的质疑。

2023年11月2日,作为公共腐败调查的一部分,联邦调查局突袭了萨格斯在布鲁克林的住所。这项调查旨在确定亚当斯市长2021年的竞选是否与土耳其政府和布鲁克林的一家建筑公司勾结,将外国资金注入竞选活动。11月晚些时候,萨格斯在住所被联邦突击搜查后被解除职务,并被分配了文书工作。

市长亚当斯如何应对所有这些争议?

亚当斯市长和他的竞选团队声称,竞选团队始终恪守有关募集捐款的所有法律和规定,并明确指示竞选团队成员、志愿者和捐款人遵守法律。

亚当斯坚称,他和他的竞选团队一直以诚信和透明的方式运作。在回应对其竞选活动的争议和调查时,他强调自己致力于与当局充分合作,并推动调查的展开。

对于他的儿子科尔曼为何要参加一个房地产开发商(现唐人街怡东商场运营商)在纽约州外举行的活动,亚当斯称对此 “不知情”。市长竞选团队的一位代表谴责使用幽灵捐款的做法,并表示如果亚当斯2025年收到过任何幽灵捐款,那表明有此类捐款逃过了团队为避免此类捐款而设置的层层审查。

上述调查发现是否在法律和政治上对亚当斯构成威胁?

截至本文发表时,还没有任何报道称亚当斯市长在对其竞选活动的调查中被指控任何罪名。但是,对亚当斯竞选活动的调查结果有可能对他构成法律和政治威胁。

从法律上讲,如果有证据表明亚当斯有非法活动或违反竞选财务法,亚当斯和其他相关人员可能会面临刑事指控、罚款或其他处罚等法律后果。这可能取决于所指控的不法行为的严重程度和调查人员收集到的证据的力度。

在政治上,围绕亚当斯竞选活动的争议可能会损害他的声誉和信誉,导致他失去公众的信任和支持。如果调查显示亚当斯存在不道德行为或不当行为,可能会对他的政治生涯产生影响,包括在未来的选举或竞选更高职位时可能面临挑战。

April Xu

April Xu is an award-winning bilingual journalist with over 9 years of experience covering the Chinese community in New York City.

@KEXU3

SEE MORE STORIES

SOCIAL MEDIA
CONTACT

PO Box 924
New York, NY 10272

General Inquiries:
info@documentedny.com
+1 (917) 409-6022
Sales Inquiries:
Documented Advertising Solutions
+1 (917) 409-6022
Pitches & Story Ideas:
pitches@documented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