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皇后区州众议员竞选者尹导被曝涉“虚假捐款” - Documented - Documented

皇后区州众议员竞选者尹导被曝涉“虚假捐款”

纽约时报》报道称,虚假捐款帮助竞选州众议员的候选人尹导获得16万2000元的竞选资金。至少19名被列为其捐款人的民众称自己并没有为其捐款。尹导称报道为政治诋毁行为。

April Xu

Jun 12, 2024

图右为尹导。图片来源:尹导

今年宣布挑战金兑锡、参选纽约州众议会皇后区法拉盛40选区众议员的华裔商人尹导(Yin Dao)昨(11日)被曝其竞选资金存在问题,《纽约时报》在法拉盛走访了55名被列为曾为尹导捐款的民众,其中19人称自己并未捐款。文章称,这种虚假捐款帮尹导获取了16万2000元的竞选资金。而尹导在昨日发送给媒体的声明中称,自己并不记得那19名声称没给他捐过款的人,并认为相关指控是政治攻击行为。

《纽约时报》昨(11日)发表长篇调查报道,质疑尹导的竞选资金来源。一名名为艾哈迈德·扎德兰(Ahmad Zadran,音译)的出租车司机被列为尹导的捐赠者,记录显示他向尹导捐赠了40美元。此外,捐款记录还显示扎德兰的兄弟向尹导捐赠了25美元;他的儿子拉希姆·扎德兰向尹导捐赠了50美元。然而在采访中,扎德兰说,“这太疯狂了,我从未向这个人捐款。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纽约州出台的最新的公共资助政治竞选制度对于候选人来说十分慷慨,比起纽约市的竞选公共匹配资金制度对小额捐款的匹配额度更高。纽约市是按8比1的比例匹配小额捐款(比如捐款者向市公职候选人捐献250元以下的金额,纽约市将为该候选人配以8倍的匹配捐款)。在纽约州的竞选中,州级候选人如果获得本选区居民捐赠的5到50美元以内的小额捐款,每1美元可以获得高达12倍的公共资金匹配,超过50美元的捐款获得的匹配比例较小,最高可达250美元。

19人称未向尹导捐款

尹导称扎德兰家的小额捐款符合1380美元的匹配资金资格,扎德兰一家表示他们并未向尹先生捐款,也从未听说过他。扎德兰一家是众多被认为向尹先生捐赠小额现金的纽约人之一。尹导目前是纽约州公共匹配资金的主要接受者之一,截至目前他已收到16万2800美元的捐款。在所有今年接受匹配资金的州候选人中,尹导报告的现金捐款比例最高,而现金是最难追踪的捐款形式。

另一位名为沈迪凡(Di Fan Shen,音译)的88岁的法拉盛居民也在得知自己被列为尹导的捐款者后感到惊讶。记录显示,沈迪凡与他的室友给尹导共捐赠了130美元,尹导称他们的捐款令自己有资格获得1320美元的州竞选匹配资金。沈迪凡接受采访时说:““这是假的。我们不参与政治,这不可能。”

除了19名被列为尹导捐款人的民众称自己并没有捐款外,《纽约时报》还发现另有11人不再居住在他们列出的地址。一些人多年前搬到了其他城市或州,包括一名在2013年离开纽约并表示未捐款的人。只有7名受访者表示他们向尹导捐赠了小额资金。

据报道,现年60岁的尹导是一名1990年代末从上海移民到纽约的商人,他是民主党初选中两名挑战长期任职的议员金兑锡的候选人中知名度较低的一位,这个选区主要位于拉瓜迪亚机场以东的亚裔社区。

在竞选记录中,尹导称他曾是日立国际电机美国公司的一名会计,该公司总部位于日本,专门生产广播产品;他曾是Yusen Logistics供应链管理公司的员工。据其网站显示,他还是2012年在皇后区成立的美国上海联谊会的成员,该协会旨在推广中国上海市。

尹导还是自己的竞选财务主管。他在上周接受《纽约时报》电话采访时简短表示,他亲自收集了竞选活动的所有捐款,但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么多人称没有听说过他,更不用说给他捐款了。一个小时后,尹导又通过电子邮件暗示,这可能是他的错,“我能给你的唯一答案是,400到500名捐赠者中的18人(如果你说有18名捐赠者)可能是我的竞选活动中的一个错误”。

在昨日发送给媒体的声明中,尹导对《纽约时报》文章暗示他通过“虚假捐款”获得纽约州匹配资金一事“感到痛心“,他称不记得报道中提及的这些捐赠者,并称自己筹款方面完全是个外行。尹导竞选办公室表示,他们已经遵循了所有必要程序,以符合匹配资金的要求。如果存在任何无心之过,将积极与纽约州公共竞选财政委员会合作并予以纠正。

尹导的竞选办公室还表示,相关指控是一种卑鄙的政治攻击行为,“是尹先生的对手试图诋毁尹先生形象,以从华人社区和更广泛的社区中争取更多选民的伎俩”。声明末尾,尹导表示,希望进行公平竞争和干净的竞选,而不是通过毫无根据的毁谤指控和威胁来进行抹黑,“有句谚语说得好: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纽约时报》发现尹导提交了至少725美元的捐款,声称这些捐款符合州政府给予8460美元匹配资金的资格,而这些捐款来自声称并未为他的竞选活动捐款的人。《纽约时报》所发现的所有明显的虚假捐款在尹导的竞选财务报告中都被描述为20到80美元的现金捐款。

报道称,尹导在报告了不到2万8000美元的捐款后,获得了近16万3000美元的匹配资金,其中几乎全部来自小额捐赠者。他的筹款在一个重要方面引人注目:他直接从个人捐款者处筹集的资金中有一半是以现金形式捐赠的,这一比例远高于所有其他参与匹配资金系统的州议会候选人5.2%的平均比例。

而《纽约时报》认为尹导对匹配资金制度有一定了解:他在2021年竞选市议员和2020年竞选皇后区区长时均未成功。在这些竞选中,他通过纽约市的竞选资金匹配制度共获得了109万8267美元的公共匹配资金。

《纽约时报》还到访了尹导竞选网站上列出的竞选总部地址,结果发现那是一间电子游戏机室。尹导表示他没有竞选办公室,并指责其网站运营商导致了这一混乱。

在尹导报告的7万零73美元开支中,没有任何一项是用于竞选办公室的租金。四分之一的开支用于竞选顾问,包括支付给总部位于纽约Woodbury的机器人停车和房地产投资公司JT Group的8000美元。这是他最大的开支。第二大开支为5000美元,用于支付尹先生的信用卡账单。虽然竞选规则要求详细说明所有使用信用卡购买的物品,但尹先生并未提供这样的明细。

根据纽约州选举法,向公共竞选财政委员会(Public Campaign Finance Board,一个监管机构)提交虚假信息的候选人可能面临最高1万5000美元的罚款、任何收到的公共资金将被没收并移交执法机构。法律专家表示,故意向公共机构提交虚假信息还可能构成重罪,潜在的指控包括重大盗窃罪或提交虚假文书罪。

监管不力的新制度

尹导目前并未被指控有任何不当行为。尹导竞选记录中列出的大量明显虚假的捐赠者可能使他成为一个特例,但这也凸显了纽约州新匹配资金系统的主要缺陷。州立法者在该系统今年首次启动前,为其拨款1亿美元,监管机构称其为全美最大的匹配资金系统。

《纽约时报》指出,多年来,政府监察机构一直敦促州领导人采用类似于纽约市长期以来使用的匹配资金系统,认为这将扩大小额捐赠者的声音,减少大额资金利益的影响。立法者,尤其是那些从机构捐赠者中受益的长期在职者,对改变一直犹豫不决。

然而在2020年,州议会批准了一种比市公共匹配资金制度较为弱化的版本,监督力度和保障措施都大大减少。然而,不同于市里的计划,州里没有对所有候选人设置支出上限或提出强制审计要求,也不公布“凑人头者”的身份,通常这些有影响力的筹款人通过他人来筹集资金。

竞选州职务的候选人如果获得50万美元的匹配资金,将面临强制性的选举后审计。但由于州议会候选人只能获得最多35万美元的公共资金,因此他们被豁免接受这样的审查(未受自动审计约束的候选人中有三分之一被随机选中接受审计。)而在纽约市,所有候选人都要接受选举后审计。

选举委员会发言人麦克格拉思(Kathleen McGrath,音译)确认,公共竞选财政委员会“正在积极参与审查高比例现金捐款的参与委员会。我们正在寻找违反选举规定的证据,并将彻底调查任何投诉”。

但即使发现了违规行为,竞选财政委员会也可能受到立法限制的影响:与其市内的对应机构不同,该委员会没有独立的传票权。它需要得到选举委员会的批准。

纽约市竞选财政委员会的创始主任、现任巴鲁克学院的讲师的尼科尔·戈登(Nicole Gordon,音译)表示,州监管机构在尹导获得如此多州匹配资金之前未能发现其报告中的错误“非常令人担忧”。她指出,“这是一个弱点。当机构没有更广泛的权限时,这令机构员工的工作充满挑战。”

April Xu

April Xu is an award-winning bilingual journalist with over 9 years of experience covering the Chinese community in New York City.

@KEXU3

SEE MORE STORIES

SOCIAL MEDIA
CONTACT

PO Box 924
New York, NY 10272

General Inquiries:
info@documentedny.com
+1 (917) 409-6022
Sales Inquiries:
Documented Advertising Solutions
+1 (917) 409-6022
Pitches & Story Ideas:
pitches@documented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