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亚当斯“捐款门”再曝非法行为 数名捐款者称私下获千元报销 - Documented - Documented
 

亚当斯“捐款门”再曝非法行为 数名捐款者称私下获千元报销

THE CITY、纽约移民记事网(Documented)和《卫报》联合调查发现亚当斯竞选筹款非法行为的新证据,此类行为也是执法部门对亚当斯竞选捐款的调查焦点。

导读

  • 为市长亚当斯2025年竞选连任捐款的三位金主曾表示,以他们或他们配偶的名义进行的五笔个人捐款获得报销。一名捐款者后来改变了之前的说法。此类给亚当斯2025年连任基金的捐款似乎是 “幽灵捐款”,以掩盖实际捐款人的身份并突破法律限制。
  • 有三笔捐款与皇后区新鲜草原一家酒店的老板有关,而亚当斯的亚裔事务主任郑祺蓉(Winnie Greco)在2022年末至2023年初曾在该酒店居住了数月,虽然按照与市政府签署的分包合同,该酒店当时是用作出狱人员的庇护所。市府称郑祺蓉自己付钱入住酒店。此前,在有人称郑祺蓉利用其市府职务之便谋取个人好处后,市调查局开展了对她的调查。
  • 这些捐款者均表示,他们去年分别向亚当斯竞选连任活动捐赠的2000 美元和2098美元已经通过现金或支票的形式返还。对亚当斯的三位捐款者的采访显示,他们似乎并不熟悉有关捐款的规定。

三位参与纽约市长亚当斯(Eric Adams)2025 年竞选连任筹款活动的捐款人在过去一个月中接受采访时,讲述了酒店和建筑公司的高管如何为他们报销捐款(其中两人表示当事人是他们的配偶),他们总计为亚当斯捐了超过1万美元,而报销捐款这一行为违反了州法律。

THE CITY、纽约移民记事网(Documented)和卫报(The Guardian)》在联合调查市长目前的竞选活动中是否存在非法 “幽灵捐款(straw donation)”(又名“凑人头”)时进行了上述采访。对存在此类捐款的怀疑引发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对亚当斯2021年竞选中的一个筹款组织提出起诉,最终两人认罪,而联邦政府也在对这些捐款是否被用于掩盖土耳其政府的非法捐款进行调查

亚当斯的竞选团队谴责了使用幽灵捐款的行为,并表示如果竞选团队收到了“幽灵捐款”,那表明有此类捐款逃过了团队为避免此类捐款而设置的层层审查。

在记者发现的五笔报销捐款中,有三笔与皇后区新鲜草原一家酒店的老板有关,而亚当斯的亚裔事务主任郑祺蓉(Winnie Greco)在2022年末至2023年初曾在该酒店居住了数月,虽然当时该酒店是按照与市政府签署的分包合同作为出狱人员的庇护所。

市府发言人卢特瓦克(Charles Lutvak,音译)表示,郑祺蓉“在2022年底和2023年初的一段时间里住在该酒店,因为她当时因医疗原因正在休养”,并称郑祺蓉自掏腰包支付了酒店房间费用。卢特瓦克没有说明郑祺蓉付了多少钱,也没有说明为什么在众多酒店中,她会选择在一个由市府提供资金支持的庇护所休养。  

声称是该酒店业主代理律师的董凯文(Kevin Tung,音译)在通过电邮回复质询时表示,郑祺蓉是 “用自己的钱 “按标准价格支付住宿费用的。住在布朗士的郑祺蓉没有回复记者寻求置评的电话留言。在此前The City的报道中,有两位受访者称郑祺蓉利用在亚当斯政府中的职位之便谋取私利。报道发表后,市调查局开始对郑祺蓉进行调查。

记者在三位为亚当斯捐款的民众家中采访了他们,采访显示他们似乎并不熟悉有关捐赠的规定。他们分别表示,去年为亚当斯竞选捐赠的2000美元或2098美元,都以现金或支票的形式得到了偿还。

一位来自长岛的建筑师助理表示,她和丈夫每人向亚当斯捐了2000美元,都得到了新鲜草原某酒店老板之一的戈小庄(Xiaozhuang Ge)的返款。住在皇后区贝赛的一位护士说,一位名叫梅兰(Lan Mei,音译)的女性要求他的家人为亚当斯的竞选活动捐款2000美元,然后用现金返还了他们的捐款。梅兰是戈小庄妻子胡玮弘(Weiihong Hu)的亲戚和生意伙伴。

戈小庄和胡玮弘在长岛市拥有另一家酒店,该酒店与他们在新鲜草原的酒店一样,通过与市政府签订的庇护所分包合同获得数百万美元的收入。胡玮弘还被列为曼哈顿中城两个酒店开发项目背后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管理成员,其中一个项目因曼哈顿服装区的特殊土地用途规定在政府审批时面临重大障碍。

另一名亚当斯的捐款人邱桑尼(Sunny Yau,音译)是布朗士一家供暖和空调公司的员工,他说他和妻子去年5月每人为亚当斯捐了2098美元,这些钱最后都由他的”老板 “报销。邱桑尼拒绝透露其老板的姓名,但州记录显示,这家名为SB暖通空调服务公司(SB HVAC Services Corp.)的小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是一位名叫邱虹(Hung Yau,音译)的皇后区女商人,她也向亚当斯捐了款。目前尚不清楚邱桑尼和邱虹是否有亲戚关系,但反幽灵捐款法规禁止亲属向捐款者报销费用。

在SB暖通空调服务公司的员工捐款后不到六个月,该公司和邱虹领导的另一家暖通空调公司在纽约市政府合同门户网站进行了注册,这是申请与纽约市府做生意的第一步。

在曼哈顿地方检察官和联邦检察官进行的相关调查之外,纽约移民记事网(Documented)和THE CITY还发现了其他许多向亚当斯提供幽灵捐款的有力证据

多年来,多个政治竞选活动中均出现此类非法捐款,该操作使被法律所禁止向美国政治竞选活动捐款的人(包括外国人)可以进行捐款,还使得已达到个人捐款限额的金主(目前市长竞选中的个人捐款限额为 2100 美元),通过其朋友、同事和商业同僚的捐款掩盖款项的实际来源,向急需筹到钱的竞选活动注入资金,以获得政治影响力。

由纽约市居民提供的幽灵捐款也可以帮竞选者获得市府的公共匹配资金,捐款者捐出的前250美元中,每1美元可获得高达8美元的匹配资金。记者采访中发现的五笔幽灵捐款中的三笔已经被亚当斯竞选团队提交给了匹配资金,可能为他的竞选带来额外的6000美元。

亚当斯连任竞选团队的律师皮塔(Vito Pitta,音译)说:”如果这些捐款人确实在知情的情况下参与了报销捐款的操作,那么他们就对我们撒了谎,违反了竞选团队向所有捐款人明确说明的规则。竞选团队中没有人参与或纵容过这种行为。”

他还表示:”不幸的是,捐款人在竞选团队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幽灵捐款的行为相当普遍,而对于一个收到数千笔捐款的竞选团队来说,要剔除每一个不良行为者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当他们依法签署证言称自己遵守规则的时候。”

竞选财务专家对皮塔的一些观点提出了异议。 

市竞选财务委员会发言人亨特(Timothy Hunter,音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幽灵捐款活动很少见。”他补充说:”竞选团队向竞选财务委员会报告疑似幽灵捐款的情况并不常见。如果他们向我们报告了,我们会与他们合作,确保竞选活动在接受调查和妥善处理相关问题的同时保持合规性。“

非营利组织竞选法律中心(Campaign Legal Center)联邦财政改革项目主任戈什(Saurav Ghosh,音译)说,皮特的回答听起来像是在 “逃避”。

戈什曾任联邦选举委员会执法律师,他指出,竞选团队可以像记者和执法人员一样,挖掘捐款数据,找出可疑捐款,然后联系捐款人,询问他们是否得到了补偿。他说:”但他们似乎恰恰相反,说’我们对此无能为力。’”

“她给了我现金”

亚当斯的筹款活动在去年6月达到了顶峰,这恰恰是在亚当斯的竞选团队被要求提交年中筹款报告之前,其竞选团队经常利用年中筹款报告来鼓吹自己的获得支持和财力。他们提交年中筹款报告的几周后,曼哈顿地区检察官白艾荣(Alvin Bragg)宣布起诉六名亚当斯的支持者,指控他们合谋向亚当斯2021年竞选活动提供幽灵捐款。经营一家建筑公司的两名被告随后承认了一项轻罪共谋指控,并同意与检察官合作。

去年6月8日是亚当斯当时竞选活动单日筹款数额最高的一天。当天唐人街的客栈餐厅举办了一场筹款活动,同一天共有64名捐款人捐出10万8808美元,其中许多人捐的金额为2098美元。

6月8日参加唐人街客栈餐厅举办的亚当斯筹款活动的嘉宾的instagram截图

此前,纽约移民记事网(Documented)曾披露,该筹款活动的约十位捐款人与百老汇东集团有限责任公司(Broadway East Group, LLC)有关联,几周后,亚当斯政府选定该公司经营市府拥有的物业——位于唐人街的购物中心怡东商场。亚当斯和郑祺蓉当天都出席了在客栈举行的筹款活动。

而随后6月9日的另一场筹款也是同期单日筹款金额最大的活动之一。包括很多戈小庄和胡玮弘的商业伙伴在内的数十名亚当斯的支持者,聚集在哈德逊广场一栋92层的玻璃摩天大楼与市长会面,戈小庄和胡玮弘在该楼内拥有一套公寓。据亚当斯竞选团队的报告,他们当天收到了十几张2000美元的捐款支票,其中一张来自皇后区贝赛的护士冯埃迪(Eddie Fung,音译)。

在一月一个寒冷的夜晚,冯埃迪和他的妻子刘尚怡(Shanyi Liu,音译)在接受记者的登门采访时表示,他们听说了一个筹款活动,但没有去参加。这对夫妇说,冯埃迪向亚当斯竞选活动捐款是为了帮一位朋友的忙。他们说,两人实际上都不支持亚当斯,他们认为市长在公共安全方面做得不好。

刘尚怡说:”实际上我们捐款是因为我的朋友让我这么做的,她让我写张支票,我就帮了她这个忙,然后她给了我现金。”刘尚怡表示,她提及的那位让她给市长捐款的朋友名叫梅兰,是位女商人。她说,梅兰 “认识 “市长,并提到了 “哈德逊广场附近”一栋公寓楼里的一个聚会,但她并不知道她朋友为什么对此感兴趣。”我知道他们有一些家族生意,我就知道这么多。”刘尚怡说,她不是登记选民,”我们不是很关心政治的人。”

在用支票向纽约市本地政治竞选活动捐款时,捐款人必须签署一份表格,确认他们了解州法律禁止报销捐款。亚当斯2025年竞选团队向纽约市竞选财务委员会提交了一份表格,上面有声称是冯埃迪的签名。但当记者通过公共记录申请获得该表格,并在第二次采访中将其交给冯埃迪时,这位护士和他的妻子表示,虽然他在捐款支票上签了字,但他从未收到过捐款表格,上面的签名也不是他的。冯埃迪说:”这不像是我的笔迹。整个签名看起来很像,但不是我的。”冯埃迪和妻子表示,今后他们绝不会接受竞选捐款的报销。他说:”对我来说,这件事告诉我’下次不要这样做’。”

梅兰在她位于长岛大颈(Great Neck)的宽敞的砖房门口接受记者采访时,否认去年曾为任何人给市长竞选活动捐赠的2000 美元提供过现金报销。她说:”我没有这么做。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说。”对于记者的后续拜访以及记者将冯埃迪和妻子的说法写出来并贴在其门上的质询信,梅兰都没有回应。

市府供应商记录显示,梅兰是Meiqiao LLC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地址与戈小庄和胡玮弘拥有的位于皇后区新鲜草原温德姆花园酒店相同,该酒店也就是郑祺蓉曾居住的地方。在州法院相关文件中,胡玮弘被列为Meiqiao LLC的所有人。

作为新兴的开发商和酒店运营商,戈小庄和胡玮弘夫妇曾多次与对其商业利益至关重要的市政机构交涉,他们通过十几家注册地址相同的有限责任公司单独或共同管理这些商业。在前任市长白思豪执政期间,他们位于新鲜草原的酒店曾是新冠疫情期间提供给监狱释放人员的庇护所。他们是通过与与非营利组织 “出走过渡社区”(Exodus Transitional Community)签订的一份价值300万美元、为期6个月的市政分包合同介入这项业务的,这份分包合同在亚当斯执政期间被延长了两次。

该项目于2022年12月到期后,亚当斯政府重新调整了为前囚犯提供的服务,并聘请了新的供应商 “住房工程”(Housing Works)来提供服务,市政府通过新供应商继续向这间新鲜草原酒店的老板支付费用。

这对夫妇在长岛市的酒店的工作人员告诉THE CITY,自去年以来,该酒店一直用作移民庇护所。截至周三傍晚,市社会服务局没有回答关于市府为使用这间之前为霍华德-约翰逊酒店(Howard Johnson hotel)的152个房间支付了多少费用的质询。市长发言人卢特瓦克指出,戈小庄夫妇拥有的皇后区两家酒店的最初政府合同是在亚当斯上任前签订的。

位于皇后区新鲜草原的温德姆花园酒店。图片由THE CITY提供

在曼哈顿,胡玮弘管理的一家有限责任公司正在西35街开发一座25层的酒店。2021年3月,该项目遇到了重大阻碍,当时楼宇局通知胡玮弘,由于开发项目不符合数项土地用途规划和行政法规,该局计划撤销其主要工地许可证并颁布了停工令。停工令于次月生效,直到2022年11月18日亚当斯担任市长第一年快近尾声时才被解除。楼宇局发言人表示,停工令是在区划和行政法规问题得到解决后才解除的

酒店建筑师

今年1月,向亚当斯捐款的建筑师助理莫瑞(Sui Mok,音译) 在长岛的家中接受采访时说,她和丈夫陈昌(Chang Tan,音译)应胡玮弘丈夫戈小庄的要求,每人向亚当斯的连任竞选活动捐款 2000美元,他们称戈小庄是自己的客户。楼宇局记录显示,陈昌的公司Tan Architects曾参与戈小庄和胡玮弘酒店的相关工程。

莫瑞说,戈小庄把钱还给了她和她丈夫,当被问及是否用现金返还时,她说是用 “支票”。”实际上,我的客户……[他]付的钱。”莫瑞站在自己位于阿尔伯森(Albertson)的双层砖房的玻璃门后说。

在记者随后与莫瑞进行的一次交谈中,她坚持通过短信交流,并修改了自己此前的说法。她写道:”实际上,我们的捐款是戈先生应该付给我们的设计费的一部分,我们用它来捐款。我忘了告诉你细节。”在被要求进一步澄清时,她补充说:”戈先生付给我们4000美元,作为我们为他做设计服务的费用,我们用这笔钱做了捐款。”THE CITY的记者问莫女士能否提供设计工作的记录或戈先生支票的复印件时,她回答说: “对不起,这是保密的”。

没有这些记录,就无法核实莫瑞的上述说法。雇员或承包商收取服务费并决定将其中一部分捐献给竞选活动是合法的,但如果服务费是为服务付钱的人进行的捐款所打的掩护,则是违法的。

无党派组织竞选法律中心(Campaign Legal Center)的戈什表示,捐款人改变捐款说辞的情况 “肯定会发生”。他补充说:”如果两天前他们有不同的说辞,这就不是一个可信的解释。

上周末,当记者访问戈小庄和胡玮弘位于哈德逊广场的公寓楼时,他们不在家,也没有回复记者通过门卫留下的一封质询莫瑞说法的详细信件。但他们的律师董凯文对莫瑞最初声称她和丈夫获得报销的说法提出了质疑。董凯文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客户的会计部门从未发现任何支付给建筑师的4000美元捐款报销支票,我们的客户向陈昌建筑师支付的任何款项都是用于支付他的专业服务费用”。

6月9日那场在戈氏夫妇哈德逊广场公寓楼的亚当斯筹款活动是在楼内一间会议室举行,一位与会者在接受采访时说,活动上提供了自助餐,亚当斯亦有出席,吸引了大约30人参加。这位受访者谈到市长时说:“他看起来人很好,我们还和他合影留念。”她和其他几位与会者表示,他们每人捐赠了2000美元,但没有得到报销。

6月9日筹款活动的传单上说,希望通过支票捐款的人可以联系萨格斯(Brianna Suggs,音译)。她是亚当斯2021年竞选活动的首席筹款人以及亚当斯竞选连任初期的顶级筹款人。

图为涉“幽灵捐款”的亚当斯竞选筹款活动的海报。

该活动五个月后,联邦调查局因对亚当斯竞选财务进行的调查突袭了萨格斯位于布鲁克林的家,目前她和亚当斯都没有被指控有不当行为。

我不是很热衷政治

记者采访中发现的其他涉嫌报销捐款情况中,有几笔是于去年5月21日捐给亚当斯的竞选团队的。当天,四人试图通过信用卡向亚当斯捐款1万4500 多美元,他们在竞选财务记录中均被列为布朗士供暖和空调公司的SB HVAC Services Corp的经理。

但这四人中有人称,至少有两笔捐款被返还给了他们。SB HVAC Services Corp的员工邱桑尼说,他的”老板 “让他和妻子诺拉( Nora,音译)各向亚当斯捐款2098美元,然后在当周晚些时候把钱还给了他们。

竞选财务记录显示,邱桑尼通过信用卡给亚当斯捐了4196 美元,其中一半后来因超过竞选捐款限额而被竞选团队退回。他说,他只知道有一笔捐款是以他的名义捐出的,并曾表示他认为这笔款项是通过支票支付的。

邱桑尼站在他位于新鲜草原的家门后说,他没有问他的老板为什么要捐款,也拒绝透露他的老板是谁。他说:”我其实不是很热衷政治。”他的名字没有出现在过去六年的纽约选民记录中。当被问及如果不报销,他是否还会向亚当斯捐款时,他笑着说:”也许吧。”

邱虹(Hung Yau,音译)是相关记录显示的该公司所有人,她在邱桑尼捐款的同一天试图向亚当斯捐赠三笔2098美元的捐款,但有两笔捐款因超过限额而被退回。记者曾前往她家和公司以及通过电话联系她,但她拒绝接受采访。

在一次简短的通话中,她说:”关于此事,我没必要多谈。再见!”然后挂断了电话。

*Documented现已开通微信公众号“纽约移民记事网(Documented)“,欢迎关注!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想咨询问题,欢迎添加小编微信号docunyc或关注公众号发送站内信息,亦可发送电邮至april.xu@documentedny.com。

SEE MORE STORIES
Early Arrival Newsletter
Receive a roundup of all immigration news, and the latest policy news, in New York, nationwide, and from Washington, in your inbox 3x per week.
info@documentedny.com
Documented Advertising
Solutions
pitches@documented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