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不堪频繁沦为抢劫盗车犯罪受害者 华人外卖员讲述遭遇 吁警加强执法 - Documented - Documented
 

不堪频繁沦为抢劫盗车犯罪受害者 华人外卖员讲述遭遇 吁警加强执法

面对猖獗的犯罪,华人外卖员组织起来,呼吁纽约市警采取行动。

去年7月刚到纽约的宋善庆靠从事外卖行业维持生计,作为从中国来的新移民,一辆电动车、一个头盔、一部手机再加上肯吃苦的劲头,让这个30岁的小伙子有了在新的国度自食其力的底气。然而在过去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宋善庆就遭遇了电动车被盗、白天在法拉盛街头被暴力抢劫等事件,令他意识到这份工作也充满风险。

上周六(17日)下午2点左右,在149街夹樱桃大道路口附近刚送完餐的宋善庆正准备骑车离开,却被七八个陌生人团团围住。其中一名男子将宋善庆推下了车,另一名男子推着他的电动车就走。“我当时眼看自己的车要被抢走,赶紧冲上去把车推倒阻止他们把车带走。”宋善庆回忆说。然而,推他的男子上前追赶宋善庆,寡不敌众的他只得跑远。两拨人来来回回僵持了四五分钟,经过的十余辆车被堵在路中。

混乱中,一位目睹抢劫的华人司机出手相助,启动车辆假装要冲向抢劫者,这才把他们吓跑。宋善庆最终保住了自己的电动车。但在他与抢劫者缠斗的过程中,他的手机屏幕被摔碎,电动车钥匙被抢走,电动车的刹车受到损坏,右腿也被擦伤。而就在这起事件发生的一个月前,宋善庆的第一辆电动车就被人盗走,损失达千元。

面对如此猖狂的犯罪,许多和宋善庆一样的华人外卖员组织起来,呼吁纽约市警方采取措施遏制犯罪。同时他们也通过微信等社交媒体组织自救网络,希望在警方缺席的情况下,通过伙伴互助来保护自己。但频发的罪案和对自身安全的担心也迫使一些外卖人员开始考虑转行。

目前,纽约市有约6万5000名外卖员,而这一职业也是最危险的职业之一。2022年4月30日,在皇后区送外卖的严志文就惨遭枪杀,当时的案件引发公众对外卖员人身安全的关注。但上周日十余名外卖员在法拉盛109分局附近举行集会时表示,他们的安全状况仍未得到改善。他们要求警方增加巡逻,采取更严格的执法行动来保护他们赖以生存的工具和人身安全。多位接受纽约移民记事网(Documented)采访的外卖员表示,频发的犯罪令他们本就艰难的生活雪上加霜。

2月10日是大年初一,当晚9点,当许多人在家中团聚的时候,外卖员涂先生仍在送餐的路上。当他在缅街和枫叶大道路口等红绿灯时,一辆载着两名男子的摩托车停在了他身后。“刚一变绿灯,那个车上有人‘咣’的一棒子照着我脑袋就打,打完就跑。”涂先生指着被左侧反光材料被打掉的头盔说。“头盔都打坏了,如果我没戴头盔,可能就受伤了。如果把我打晕,车可能就被抢走了。”

涂先生说,这件事给他带来了心理阴影,“以前我干到10点、11点都无所谓,现在8点多就不太敢出去了,如果遇到两三个人,如果对方有刀被捅那就倒霉了。”

从事外卖不到5个月的张东去年12月在送完餐回家的途中,在新鲜草原159街和59大道附近被两辆摩托车包抄。其中一辆车上的男子将张东从车上拽下,跳上他的车后立刻开车逃离现场。幸运的是,张东的车上安装了苹果追踪设备AirTag,警方随后根据定位成功找回了张东的车。但警方赶到时,接到同伙通风报信的抢劫团伙已经逃之夭夭。张东在这件事后休息了好几天没出去工作,他决定处理掉电动车,改做安全性更高的开Uber送外卖。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张东这么幸运。许多外卖员表示的电动车被盗后立刻报警,但收效甚微。从事外卖3个月的刘军今年1月在法拉盛取餐时电动车被盗走,“前后不过20秒的时间。”刘军回忆说。更令他感到气愤的是,他亲眼看到盗车团伙的成员事发后不久回到盗车地点,拿着翻译软件问附近商家是否有报警,被盗车辆是否安装了定位设备。“他们胆子大到这种程度,事后还回来反侦查你。“刘军说。

张东说,由于刚来纽约加上英语也不流利,难以找到其他合适工作机会的他迫于生计选择从事外卖。“我现在能够挣钱养活自己。但是即便是这样的底层生活,都被打扰到了,都有危险,很难想象以后的日子。”

将多位外卖员组织起来共同发声的毛海臣也是一名外卖员,他表示,许多法拉盛的华人外卖员都是刚来不久的新移民,他们的族裔、移民身份加上电动车本身比较值钱,都令他们很容易成为犯罪或攻击的目标。除了遭遇抢劫、电动车被盗外,被陌生人无故骚扰也是家常便饭。

毛海臣回忆起去年夏天自己被一名青少年用BB枪射击的经历时感到无奈又气愤。当时正在等单的他感到脖子一阵疼痛,回头一看,一个十五六岁的青少年正盯着他。“我没有理他,但他继续朝我射击,好像他纯粹是看我不顺眼,难道是因为我是亚裔面孔吗?”毛海臣回忆说。

多位外卖员表示,一般而言,新的电动车大概价值1300元左右,二手车价值约800元。不少人都有车被盗的经历,而遭受的损失往往相当于约10天的工资。毛海臣表示,从事外卖工作并非是因为看到这一迅速发展的行业可能带来的丰厚收入,而是许多新移民受到语言能力和人际网络的限制,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只能先从门槛较低的外卖行业做起,挣一份能够糊口的薪水,也作为适应美国生活的一个过渡。他说:“但现在有很多针对华人的案件,一些外卖员已经不敢再从事这个行业。”

坚持在这个行业的外卖员们也在想办法互帮自助。毛海臣成立了一个熊猫外卖员微信群,成员已经超过了一百人。他表示,最初微信群的目的只是让身在异乡的外卖员同胞们有一个相互交流的平台,“大家可以聊聊天,分享工作遇到的问题。”随着越来越多人反映遇到罪案和对人身安全的担忧,很多成员也在群里达成共识,如果有谁遇到突发情况,只要在群里通知一声,附近的外卖员会尽量赶过去,提供支援。

但外卖员们也表示,很多犯罪份子伺机作案,令他们很难防范,即便提高警惕也不是遏制犯罪的有效手段。刘军说:“我们是弱势群体,光凭我们自己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一旦遭遇罪案,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武器,只能束手就擒。”

想起自己光天化日之下被抢劫的一幕,宋善庆仍感到心有余悸。“事情发生的一瞬间,我有害怕、有恐惧、也反抗了。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保护财产的动作完全是出于本能。“他说。但当事后回想时,他开始觉得后怕。“虽然我的财产得到了保护,但是万一我反抗的时候他们拿出一把刀或一把枪,我怎么办?”宋善庆表示,出于安全考虑,自己近期也准备卖掉电动车,尝试从事其他行业。“我希望警察能增加巡逻,我们过去的痛苦就不说了,但希望未来的安全得有一个保障。” 

截至本文发表前,纽约市警方没有就记者提出有关近年来外卖相关罪案数量以及改善外卖人员安全情况的执法措施等问题进行回复。

SEE MORE STORIES
Early Arrival Newsletter
Receive a roundup of all immigration news, and the latest policy news, in New York, nationwide, and from Washington, in your inbox 3x per week.
info@documentedny.com
Documented Advertising
Solutions
pitches@documented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