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纽约市长亚当斯“捐款门”再生疑云:有人称捐款后获报销,有人称被冒捐 - Documented - Documented
 

纽约市长亚当斯“捐款门”再生疑云:有人称捐款后获报销,有人称被冒捐

亚当斯的支持者因非法捐款被起诉一个月后,纽约非盈利新闻机构THE CITY经调查发现,亚当斯竞选团队为获得公共匹配资金提交的捐款记录中存在一些其他可疑之处。

(本文为THE CITY原创,Documented记者对文章亦有贡献。经THE CITY授权,特翻译转载)

Read in English:New Questions Arise Over Adams Donors: One Says She Was Reimbursed, Others Say They Never Gave

位于皇后区法拉盛的新世界商城的一名低薪女工表示,2021 年夏天,她的老板要求她上班时带上支票簿。 她回忆说,次日,她被告知要签一张 249 美元的支票,但她并不知道这是为了帮助当时的市长候选人亚当斯 (Eric Adams)竞选。 她在接受 THE CITY 采访时称,不久之后,一位她老板认识的陌生人给她现金作为那笔捐款的报销——这令那笔“捐款”成为非法捐款。

另一位被列为亚当斯捐款者的女性表示,她从未签过亚当斯竞选团队于 2021 年向竞选财务委员会提交的一张带有自己姓名和地址的 245 美元的大通银行支票。亚当斯竞选团队发送的表格将她列为法拉盛一家餐厅的“外卖郎” ,但这家餐厅不提供外卖郎送餐服务。 除了将她的性别弄错之外,这位女子还表示她在大通银行没有账号,不认识那张捐款支票上的签名,也从未在法拉盛那家餐厅工作过,该餐厅经理证实了这一说法。

一名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接受 THE CITY 采访时表示,亚当斯竞选团队 2019 年 10 月提交的一张以他的名义捐出的 250 美元的汇票(money order)上的签名是伪造的。他还表示,他现已去世的父亲也不是亚当斯的捐助者,尽管他的名字也出现在官方捐款名单中。记录显示,这位长者和他儿子在同一天分别向亚当斯竞选团队提交了各250 美元的汇票。 在竞选记录中,这位男性长者被列为“家庭主妇”,他的签名看起来与他之前在公开提交的房产交易中使用的签名完全不同。

这四笔捐款来自于亚当斯 2021 年市长竞选活动收到的两批捐款,涉及至少 127 人,总额至少为3万 9938 美元。其中一批捐款包含多笔于 2019 年 10 月捐出的小额捐款,捐款者是纽约市一家家电连锁店 “纽约家电(AC & Appliances Center)”的员工及生意伙伴。

另一批捐款则主要来自法拉盛购物中心新世界商城(The New World Mall)和亚洲连锁超市新世界超市(Jmart)的员工,根据记录,他们应当是在2021年4月至8月期间进行了捐款。支出记录显示,亚当斯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在该商城顶层的君豪大酒楼举行了八场筹款活动,有数百名支持者参加,亚当斯为此共支付 5 万零 93 美元。

亚当斯到访位于法拉盛的新世界商城,视频上传于2021年5月24日。取自亚当斯脸书账号

THE CITY 通过审查数千份竞选财务记录和数十次采访发现了上述两批捐款,竞选财务专家表示,这其中包含着对亚当斯竞选团队和纽约市竞选财务委员会来说都应该是很明显的问题信号。

这两批捐款中的大多数小额捐款都达到或略低于符合获得公共匹配资金要求的限额,而在那年的选举中,纽约市首次扩展了公共匹配资金项目,令这些小额捐款的价值增加了八倍(编者注:纽约市居民符合要求的每 1 美元的小额捐款,可以获得最多 8 美元的公共匹配资金,2021年市长职位参选人每笔不超过2000美元的捐款中最多有250美元可以获得匹配)。 这些捐款中,数十笔来自于低工资工人、失业或退休的人员,而他们之中只有少数是登记在册的选民。由于称自己可能被冒捐的人担心可能遭到报复,THE CITY 对这些受访者使用了匿名。

这些捐款大大增加了之后获选市长的亚当斯所获得的公共筹款数额。 根据 8 比 1 的匹配资金计划,每笔 250 美元的捐款可带来高达 2000 美元的公共资金。 根据竞选财务委员会收到的匹配资金数据,亚当斯竞选团队从中斩获了高达 21万3744美元的公共资金收益。

亚当斯在 2021 年竞选市长活动中总共收到了 1010 万美元的公共匹配资金,这是迄今为止候选人在纽约市竞选财务体系下获得的最大金额的匹配资金。

目前尚不清楚 THE CITY 调查中发现的“幽灵捐款”(或称冒捐,straw donations)是否是那些希望对市长候选人产生影响的人所做的局的一部分,还是不合规的个案。

亚当斯的竞选发言人蒂斯(Evan Thies,音译)​​称己方没有做错什么。“竞选活动始终严格遵守有关捐款收集的所有法律和规则,并明确指示竞选工作人员、志愿者和捐助者应当如何遵守法律。” 蒂斯说。”但我们无法对匿名来源的无法证实的说法做出回应。 如果有任何不当捐款,竞选团队将像以前一样与竞选财务委员会合作,以确定是否应该退款。 在有关此类说法的任何证据成立或被正式提出之前,THE CITY 推断相关竞选活动或其工作人员有任何不当行为是不负责任的。”

蒂斯拒绝透露筹集上述两批捐款的所有人员名单。他说,团队收到的大多数捐款都是来自面对面的直接筹款活动,比如在新世界超市东主长岛家中举行的筹款派对,或团队在日落公园餐馆中举行的活动,其中不涉及捆绑筹款人(bundler,俗称”拉人头”)。

“幽灵捐款者”的叙述与曼哈顿地区检察官白艾荣 (Alvin Bragg) 7 月份对亚当斯竞选团队一批捐款者的起诉书中包含的爆炸性指控相呼应。起诉书称,六名组织者共同策划,以他人的名义为自己捐款,然后再对别人的捐款进行报销,以便使亚当斯筹集到公共匹配资金。 目前没有迹象表明白艾荣正在调查亚当斯。蒂斯说, “我们的竞选活动始终坚持最高标准,我们绝不会容忍这些行为。”

THE CITY调查的其他发现揭示了一系列更深层次的问题,即原本旨在为普通人群赋权的纽约市公共匹配资金项目,到底有多容易被富有的利益集团利用。 新世界商城-新世界超市 捐款群体和纽约家电的捐款群体中的捐款者向 THE CITY 表示,他们是在工作场所受到管理人员的要求或鼓励而进行捐款的。

新世界商城的前合伙人李天骥是纽约市华裔社区的重要政治人物,他是美国亚裔之友总联盟(一个由多个同乡会和商会组成的联盟)的主席,并被华文媒体称为亚当斯法拉盛竞选办公室的负责人。 他个人曾尝试向亚当斯 2021 年的竞选活动捐赠 8100 美元,但因超出 2000 美元的限额而收到两次退款。

同样,新世界商城和该购物中心主要零售商新世界超市的董事长邵连武以个人身份捐赠了 2000 美元,而新世界超市共同所有人、邵连武的儿子邵增长(William Shao)则捐赠了 249 美元。

购物者从法拉盛新世界商城的新世界超市采购食物,摄于2023年8月15日。Ben Fractenberg/THE CITY

新世界商城和新世界超市的收银员、销售人员和退休人员共捐赠了 2 万 8739 美元,通过 8 比 1 的匹配资金,总计令亚当斯竞选团队可能额外获得了 17 万 8144 美元的公共匹配资金。

公共记录显示,亚当斯的竞选活动通过纽约家电捐款群体获得了至少 26 笔来自该公司员工、生意伙伴或员工亲属的捐款。其中至少有七笔是通过汇票支付的,这是一种相对少见、难以追踪的支付方式。 亚当斯竞选团队向竞选财务委员会提交了这批总金额约 6950 美元的捐款,以获得 3万1600 美元的公共匹配资金。

在采访中,这两个群体中的数位捐款者(其中许多是第一代移民)对以自己名义进行的捐款感到困惑,他们声称他们不认为自己向亚当斯捐过款,或者认为自己曾为了其他原因捐款,而不是为为了亚当斯的政治竞选。

一名 新世界超市 员工告诉 THE CITY ,她以为自己捐款是为了帮助改善法拉盛社区的基础设施或社区项目。 “有人骗我吗还是怎么的?” 这位在捐款前不久才从中国移民到美国的年轻女子问道。“那个时候肯定是被洗脑了,”她说。

一些捐赠者表示,他们是自愿捐赠的,并且没有获得任何补偿,但他们的一些叙述有存疑的地方。

在竞选记录中,邱宇赞(Yuzan Qiu,音译)是新世界商城一家杂货店的簿记员,他告诉 THE CITY,他向亚当斯的竞选活动捐了 249 美元,因为他银行账户里只剩这么多钱。

当被问及新世界商城筹款的情况时,李天骥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我也不知道新世界商城那些事情。” 尽管华文媒体将他列为 2021 年亚当斯法拉盛竞选办公室的负责人,并且有人看到他在 2021 年于新世界商城的集会中站在亚当斯旁边,并热情地为他加油,李天骥说,筹款活动“和我没有关系”。

亚当斯的支出表格上并没有将李天骥正式登记为竞选工作人员,李天骥在采访中尽量淡化了他在竞选活动的作用。 “这很简单,亚当斯的竞选委员会在那边(法拉盛)租了一个地方。主要是接待民众咨询一些竞选的知识。”他说。

记者前往新世界商城时,邵连武不在办公室,他亦未回复记者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置评请求。 记者拨打邵增长名下的电话也无法联系到他。

竞选中的捆绑捐款人(竞选财务委员会称其为中间人,intermediary)在许多情况下都需要根据法律进行报告。 亚当斯竞选团队表示,他们严格遵循哪些类型的活动需要对中间人进行报告、哪些类型不需要的相关规定。 该团队列出了市长竞选活动中的四个中间人,这些中间人为其竞选筹集了 890 万美元的私人资金。 与亚当斯最接近的竞争对手加西亚 (Kathryn Garcia,音译) 筹集了 210 万美元的私人资金,但列出了 40 位中间人。

长期担任纽约选举律师的格劳巴德 (Howard Graubard,音译) 称,对中间人缺乏报告的情况令人担忧。他说: “如果我是竞选财务主管并且我要与竞选财务委员会打交道,我想我在解读相关规则时会非常谨慎。当你举办一场活动时,明显有人在组织捐款,那你可能需要谨慎行事。”

他对 THE CITY 表示,他可以理解竞选活动可能会遗漏掉一些本应该被更严格审查的捐款支票。 “我可以理解财务主管可能不会注意到这一点。但汇票就像是一块打到你脸上的馅饼, 任何从竞选活动中收到大量汇票,你闭着眼都知道这是一个危险信号。”

改革与滥用

在经历近年来本市历史上最严重的市政腐败丑闻后,纽约市于 1989 年启动了公共匹配资金项目。 该项目的目标是通过将较小的捐款与公共资金相匹配来对抗大额捐款对地方政治的影响。 该计划最初对小额捐款实行1比1的公共资金匹配,每个捐款人最高可匹配捐款金额为 1000 美元,该计划现已扩大为对小额捐款进行8比1的公共资金匹配,每个捐款人最高可匹配的捐款金额为 250 美元。

相关政策对与市政府有业务往来的捐款者有更严格的限制,在选举中他们的捐款额不能超过 400 美元。 但小额捐款的匹配资金政策带来的诱惑也导致了一些候选人、竞选团队成员和捐款者因铤而走险而被起诉。 如果候选人及其竞选工作人员伪造捐款或为捐款人报销捐款,他们将面临刑事欺诈指控。 捐款者本身虽然很少被起诉,但如果他们在竞选财务委员会要求的表格上证明做出了捐款,但其实得到了报销,也是违反了法律,这便是典型的“幽灵捐款”的做法。

1995 年,曾竞选市公益维护官的前捷运工会领导人雷亚尔 (Ronald Reale,音译) 被联邦起诉定罪,其中包括他的竞选团队提交了 50 多份欺诈性汇票,总金额达 5 万美元。八年后,一位曾备受尊敬的资深前市议员莱夫勒 (Sheldon Leffler,音译) 在州法院被判有罪,罪名是允许一名捐款者提交了1万美元的假汇票,以支持他竞选皇后区区长。

2013年,竞选市长的前市主计长刘醇逸(John Liu)的一名前竞选财务主管和捐款者因使用类似的所谓“幽灵捐款者”的手法获得总计约 2 万美元的捐款来增加刘醇逸获得纽约市公共匹配资金的额度而被联邦法庭定罪。 (刘醇逸并未受到指控,尽管他的竞选团队后来因涉嫌违反规定而被竞选财务委员会处以罚款。)

最近的一单是前纽约州副州长本杰明 (Brian Benjamin,音译),他去年因贿赂指控而被联邦检察官正式起诉,该指控源于一场谋划(最先由 THE CITY 曝光),涉及本杰明试图向一名支持他竞选市主计长的人士输送 5 万美元的纽约州的经费,而该支持者曾使用“幽灵捐款者”为本杰明助选。 本杰明被迫辞职,但后来一名联邦法官驳回了对他的指控,法官裁定本杰明和捐款者之间不存在明确的利益交换。

尽管存在这些问题,纽约的竞选财务项目仍因有利公平竞争以及令更多来自代表性不足社区的候选人有机会竞选公职并赢得选举而受到广泛好评。 2021 年,该项目发放了 1.26 亿美元的公共匹配资金,这是项目启动以来发放金额最多的一次。 但这种慷慨也让竞选财务委员会难以及时对相关账目进行审计,而且对亚当斯 2021 年成功申领的公共匹配资金的审查在近两年后仍未完成。

竞选财务委员会发言人亨特 (Tim Hunter,音译) 拒绝就审计长期拖延的原因或与亚当斯2021年竞选活动有关的任何问题发表评论,但表示对该竞选活动文件的审查仍在继续。

但倡导优良政府的组织“重塑奥本尼”(Reinvent Albany) 的执行董事卡尼 (John Kaehny,音译) 表示,对捐助者的初步审查大部分是由竞选团队决定的。

卡尼说:“竞选团队有必要看看他们的捐助者是谁,问问为什么我们从这群人这里得到这些捐款?你会看到诸如邮政汇票、没有被确定身份的中间人、与任何被上报过的活动无关的来自同一个地方或工作地点的捐助群体等问题,这些都需要关注。”

家电店里的伪造疑云

2019 年 10 月 10 日,在他在为自己即将宣布参选市长聚集人气时,马上将成为候选人的亚当斯出席了在布鲁克林一家餐厅举行的宴会。 据中文新闻网站新浪报道,此次活动由纽约家电赞助,该店的老板钟海谟也是美国纽约华人总商会的副会长。

数位美国华人商界领袖出席了此次筹款活动,亚当斯在亚裔社区的长期联络人、现任亚当斯政府特别顾问兼亚裔事务主任的郑祺蓉 (Winnie Greco)也到场参加。

中文媒体美国V视讯当时的报道称,“华人华侨纷纷站起来为亚当斯发声,表示要共同支持亚当斯的竞选。 大家齐声加油打气,全力助力亚当斯能够胜利当选。”

位于法拉盛的纽约家电,摄于2023年8月17日。Ben Fractenberg/THE CITY

此次活动举行的时间正是竞选财务委员会收到的报表上显示一批来自该家电连锁店的店主和首席执行官以及该店承包商、分包商、员工和亲属的多笔 250 美元捐款的时间。

与该家电店相关的这批捐款者群体提交的官方捐款卡中,有些包含的信息很少,笔迹相似,而且来自未登记投票的人,其中也包括文章开头提及的自称汇票签名系伪造的大学毕业生。根据亚当斯竞选团队提交的信息,至少有两份看似来自该家电店捐款者群体的汇票,是在 2019 年 10 月 10 日提交的。 但原始捐款卡显示,捐款的签名和日期为 2019 年 10 月 15 日。

其中 9 笔与这批捐款群体相关的捐款均以 250 美元的汇票方式捐出,包括这位大学毕业生所说的以他和他父亲的名字伪造的两张。这位年轻人表示,虽然他曾偶尔在这家家电公司从事过货架库存的相关工作,但他并没有参加 2019 年的市长筹款活动。他说他只用过一次汇票,用于缴纳在纽约上州被开出的交通罚单。这位土生土长的皇后区居民对  THE CITY 说:“我觉得他们不能随便使用我的名字,我认为这是欺诈性的。”

THE CITY 还发现了至少有四张金额为 250 美元的汇票是在同一天被签署,并且是从与该大学毕业生捐款所使用的同一邮局发出的。 其中三张汇票在填写汇票收件人“Eric Adams 2021”时笔迹相似。

位于法拉盛的纽约家电,摄于2023年8月17日。Ben Fractenberg/THE CITY

家电店老板钟海谟对 THE CITY 表示,他参加这次宴会只是为了鼓励支持亚当斯的承包商参加,他对之后捐款是如何被处理的一无所知。 他补充说,亚当斯竞选办公室“派了很多专门负责筹款的人”参加了这次活动。“全部他们收的钱。”他说。 “我们都没点过钱,”他补充道。

商城里的顺风财

家电店的捐助者们在选举日两年前就进行了捐款,当时市长候选人们正在竞相筹集大量捐款以表明自己可以发起一场强有力竞选的实力。 一年多后,也就是 2021 年春天,新世界商城和新世界超市的第一批捆绑式小额捐款出现了,当时市长竞选中唯一的亚裔候选人杨安泽 (Andrew Yang) 在民调中占据领先地位。

2021 年的这批捐款时间与亚当斯在该商城顶层的大型餐厅君豪大酒楼举行的两场筹款活动吻合。 这些活动备受瞩目,包括皇后区区长理查兹 (Donovan Richards) 等政府官员、皇后区民主党市议员顾雅明 (Peter Koo) 以及郑祺蓉和李天骥等华裔社区的知名人物均有到场。

即使在亚当斯 2021 年 7 月以 8000 票的微弱优势击败加西亚赢得民主党初选,几乎将市长职位收入囊中后,对他的捐款仍然源源不断地涌入。亚当斯竞选团队的文件中列出了 8 月 8 日来自于 57 名新世界超市或新世界商城员工的捐款。 此时,亚当斯的竞选资金已经拥有相当大的盈余,使得这些捐款更多是与他的政治未来相关,并让那些组织这些捐款的人有机会向这位即将成为纽约最有权势人物的人表忠心。

位于法拉盛缅街的新世界商城,摄于2023年8月16日。Ben Fractenberg/THE CITY

在采访中,一些新世界商城和新世界超市的员工告诉 THE CITY,他们的老板指示或鼓励他们为这项竞选活动捐款,使人不禁要问这些工资微薄的员工的捐款有多少是出于本心。这些员工中,有 94 人向亚当斯竞选活动捐赠了完全一样的 249 美元的金额,印证了一些员工关于这些捐款是经过协调统筹的说法。

尽管如此,亚当斯竞选团队并未披露与 2021 年来自于新世界超市员工以及位于新世界商城的其他零售和食品供应商员工的 100 多笔捐款有关的任何中间人的信息。在新世界商城和新世界超市 超市捐款群体的 104 名捐款者中, 只有七人登记为纽约选民, 94 人向亚当斯竞选活动捐赠了 249 美元,金额一模一样。

亚当斯竞选官员指出:“很多情况下不需要报告中间人,尤其是在竞选团队赞助的活动和家庭聚会的情况下。”

新世界商城那名说她对亚当斯的捐款得到了报销的员工表示,她的雇主让她上班时带上支票簿。 她说,以她的名义提交的捐款卡是有人帮她填好的,但她信任这个流程,因为她的老板与拿走她支票并后来以现金给她报销的那个人相熟。

她说,她不记得自己是否见过这张捐款卡,捐款卡中包括一份中文宣誓书,表明捐款是以她自己的名义并用自己的资金进行的。 然而,在查看捐款卡上的签名后,该员工表示“好像不是我签的”。“捐赠的内容,我真的不太清楚它到底是关于什么的。”她在接受 THE CITY 采访时说道。 “他说要帮他个忙……我没想太多,就是觉得如果可以的话我应该帮忙。”

同样,一位在新世界超市肉铺工作的男子表示,在亚当斯 2021 年 8 月到访该商场之后的那天,“商场办公室的人”告诉他和同事,如果他们愿意为该活动捐款,就可以上班时带上支票。 这位工作人员还表示,商场办公室给了他们捐款表格,并告诉他们匹配资金的限额为250美元。 他表示,第二天,他签了一张支票,带到商场一楼的商场经理办公室。当被问及为什么要向亚当斯捐款时,这位自称因不谙英语而从未登记投票的男子用普通话说:“没有什么原因,只是想换一个新市长。”

另一位新世界超市员工徐俊(Jun Xu,音译) 表示,他捐赠了 249 美元,因为“他们说 250 美元是上限。” 但当被问及有关筹款活动的后续问题时,徐俊变得不耐烦起来。“有很多问题我无法回答,有很多我问题不知道答案。”他站在公寓门口说道。 “别问那么多为什么。”

SEE MORE STORIES
Early Arrival Newsletter
Receive a roundup of all immigration news, and the latest policy news, in New York, nationwide, and from Washington, in your inbox 3x per week.
info@documentedny.com
Documented Advertising
Solutions
pitches@documented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