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唐人街拟建收容所,社区示威忧不堪重负 - Documented - Documented
 

唐人街拟建收容所,社区示威忧不堪重负

逾50名社区成员示威,表达对人身安全的担忧,呼吁对该空间另作他用

50 多名抗议者昨(7日)聚集在唐人街东百老汇91号门前,抗议市府将这家前酒店改建为无家可归者收容所的计划。社区团体联盟曾就该计划对市政府提起的诉讼,但诉讼上个月被法院驳回

抗议者们表达了对在唐人街新增一个收容所的担忧,并提及目前分布在唐人街周围的八个收容所及它们对社区造成的压力。他们说,从9/11事件,到 “桑迪 “飓风和新冠疫情,唐人街已经在 “迅速衰落”。

在过去几年中,市政府宣布了一系列在唐人街修建收容所的计划,遭到了社区的强烈反弹。根据提案,位于东百老汇91号的单身男性收容所占地 3.6万平方英尺,共有七层,最多可容纳120人。总部设在纽约的非营利公司「关爱无家可归者(Care for the Homeless)」将负责运营该设施。

东百老汇周边的社区领袖、民间组织和商家于2022年发起了一场公共筹款活动,以筹集针对该收容所计划打官司的法律费用,但纽约州最高法院在上月底驳回了此案,法院认为原告未能证明无家可归者服务局在东百老汇91号设立收容所的决定是“武断和随意的”。原告方于2月初提交上诉,表示将对该收容所计划抗争到底。

在大华埠民权联盟提供的一份法庭文件中,政府事务顾问、纽约市无家可归者服务局前副局长马斯卡利(Robert Mascali,音译)提及,截止到2023年2月,东百老汇91号半英里范围内有8家无家可归者收容所,他 “从未见过方圆半英里范围内有如此集中的收容所”。

“不是我们的社区不愿意帮助无家可归者,也不是我们不关心他们。我们只是不堪重负,这片区域已经有太多单身男性收容所。”大华埠民权联盟共同主席、医生陈建闪(Thomas Chan)在集会上说。

大华埠民权联盟成员王镝引用市主计长兰德(Brad Lander)办公室发布的一份公平分享报告中的调查结果说:”包括唐人街在内的少数族裔社区承受了很多收容所的负担,这实在不公平。你看一下统计数字,某些社区的收容所床位大约是其他社区的100倍。纽约市有四个社区根本没有收容所,主要都是富人区,这真的不对头”。

同时,一些示威者也表达了对公共安全的担忧。他们说,纽约警察局的数据显示,2021年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案件中,有一半的犯罪嫌疑人都有精神疾病史

陈开明接受纽约移民记事网(Documented)采访时表示,他86岁的父亲在疫情期间在室外闲坐时遭到一名陌生人的随机袭击,导致脸部骨折。在讲述此事时,陈开明的声音因悲伤而颤抖。他说他的父亲在高云尼医院忍受了三个星期的伤痛,虽然不清楚这名男子是否来自附近的庇护设施,但他将此事归咎于收容所。

“我无法想象再增加一个收容所会给社区带来多大的危害。想想看,如果这发生在民选官员的家人身上,你们还会同意在你们的社区建收容所吗?”陈开明问道。

大华埠民权联盟和另一个社区组织东华协会都敦促市政府优先考虑社区更迫切的需求。东华协会主席于金山表示,市政府应重新考虑市议员马泰公室提出的将该地块改建为老年公寓的建议,或探索更符合社区需求的其他住房项目。

许多抗议者也对项目决策过程缺乏沟通和透明度表示不满。大华埠民权联盟共同主席、在东百老汇开设律所的律师郑明佑(Nolan Cheng)强调,虽然市府与第三社区委员会举行了会议,并举办了公听会,但在通知附近居民有关公听会的信息,包括通过社区报纸发出通知方面做得不够。

纽约市社会服务服务局发言人回应称,很高兴法院的裁决确认了唐人街社区对收容所这一重要资源的需求。根据公平共享标准,在距离百老汇东街91号400 英尺或1000英尺范围内都没有庇护所。该局指出,2019年秋季,四名无家可归者在唐人街惨遭杀害,民选官员和社区成员呼吁加强对该地区无家可归者的支持,因此,纽约市宣布在唐人街设立”安全避风港“,以此响应当时的行动呼吁。

该局在给纽约移民记事网(Documented)的一份声明中称,“安全避风港”旨在满足无家可归的纽约人的独特需求,将成为一些最脆弱的纽约人的重要资源,非营利机构合作伙伴的工作人员和个案经理将与避难所居民密切合作,帮助他们稳定生活,并最终入住永久性住房,“我们期待与社区合作,为有需要的邻居提供服务,并将保持畅通的沟通渠道,以解决出现的任何问题。”

该局亦指出,该局长期/传统的庇护设施比如计划在东百老汇91号开设的庇护所有别于为应对寻求庇护者涌入而启用的紧急过渡住房设施。尽管社会服务局无家可归者服务局要求在开设新的传统庇护所之前提前 30 天发出通知,该局提前数年就向社区发出了通知。在此期间,该局一直与社区保持联系,并解决了相关社区关切的问题。

作为公平选择庇护所地点程序的一部分,非营利机构可通过开放式的招标程序向该局建议地点,社区可通过确定上述哪些地点可行来参与选址。社会服务局的无家可归服务局每年都会致函各社区民选代表,请求他们提供意见,帮助在他们的社区选择可行的庇护所。

该局表示,将继续努力消除消除对纽约无家可归者的偏见,确保为收容所居民、工作人员和社区采取强有力的安全措施,同时还将实施睦邻政策。

集会之后,抗议者游行至亚洲人平等会(AAFE)办公室前,对该组织在 “将该收容所项目引入社区 “中所扮演的角色表达不满。在市府宣布拟建收容所时,亚平会最初是该项目的社区合作伙伴之一。然而,由于社区成员的强烈反对,该组织于2021年退出了这个项目。

亚平会发言人在提供给纽约移民记事网(Documented)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亚平会并不是东百老汇91号‘安全避风港’(Safe Haven)项目的一部分。”声明解释称,在疫情期间,亚平会曾考虑华埠那些没有安全保障与居无定所的耆老需要帮助,计划提供有限的中文外展服务。“亚平会从未要成为该庇护所的运营者,无论亚平会是否参与,东百老汇91号注定成为一个‘安全避风港’。2021年抗议者们到我们的社区服务部门骚扰并恐吓寻求帮助与人道服务的老年人时,我们就决定退出项目。今天示威的组织者对此一清二楚,但为了自身的利益与目的,仍不断地散布不实之词,欺骗社区。”

TOP STORIES

SEE MORE STORIES
Early Arrival Newsletter
Receive a roundup of all immigration news, and the latest policy news, in New York, nationwide, and from Washington, in your inbox 3x per week.
info@documentedny.com
Documented Advertising
Solutions
pitches@documentedny.com